登峰(娱乐圈)

分卷阅读1

    《登峰(娱乐圈)》作者:持续修仙

    文案

    ————

    段晨逸死后绑定了个娱乐圈模板的系统,穿越到新的世界,以在社会上的名气声望兑换活着的时间。

    在政府和市场的双重作用下,这里正处于文化发展的黄金时期。

    【宿主只要成为国内一线明星,就可以兑换足够的生命值,那时候,你就自由了。】

    “国内一线?那怎么够。”

    面对挑战,他选择——

    登峰!!

    聂雒禹:“我在哪。 (﹁"﹁) ”

    段晨逸:“在我心里。”

    互宠,共同成长

    内容标签: 强强 娱乐圈 系统 升级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段晨逸,聂雒禹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爱要大声说出来》是一档感情纠纷解说类综艺,主要集中解决情感纠纷问题。

    聚焦现代社会男女的关系问题,紧跟时代潮流,这是此节目的宗旨与口号。

    “大家好!这里是大型情感纠纷类节目《爱要大声说出来》,我是主持人章翔!今天....”男主持人穿着白衬衫黑西服,语气高昂,左手的主持卡略微有些厚和沉,以至于他时不时就需要拿眼睛瞟一眼,好像担心一个不留神,让它掉下去一样。

    这么看来,也许这一次节目内容也分量十足。

    后面是大约十分钟关于此类综艺的介绍,以及对与观众性质差不多的“专家”的介绍。

    坐在下面的观众听着这些,觉得无聊极了。他们有的拿起手边的水喝几口,有的拿起手机刷起来,结伴而来的人则开始小声讨论,等着主持人讲完这一部分。

    这是一个名气不大的综艺,比起专门跑一趟来到现场,人们更愿意在电脑或者手机上看,那样更加节省时间。也是因为如此,基本上只要买票,都能选到一个比较好的位置。考虑到阵容美观问题,也会有一些“群演”的出现,他们负责配合主持人炒热气氛。

    而靠近墙壁,门这一类比较偏僻,视野不太好,又容易成为摄像机盲区的地方,则基本上没有人。

    但凡是总有例外。

    靠近墙边的座位上,一个人戴着墨镜无聊的打了个哈切,另外一个人正拿着手机,两个手指噼里啪啦的记录着什么。他们周围基本上呈现真空状态,偶尔会有人过来扫几眼,下一刻就移开目光。偶尔有人腹诽为什么看节目戴眼镜,但其中大部分人只是看过就忘,没有在脑中留下印象。

    而被打量的两人,也并没有在意。

    “喂,你真当我很闲啊,这就是你说的可以解压的地方?”墨镜男说完,又忍不住打个哈欠,巨大的黑框墨镜遮住他的神情,也遮住了那大大的白眼。

    “对啊,就是这。”男人听到他的话,回答道,手里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

    “你不是说最近觉得不太好吗,上一部戏的影响太大了,入戏太深走不出来,想要找个法子解压,我这不就带你来了?你管那么多干嘛,没事少瞎比比。

    为了家里人同意你演戏,你又保证不飙车不玩拳击,就差没有拍胸脯说自己把自己给扳直了。唉,你说你这到底为了什么呢,不就是不喜欢女的吗,还没确定喜欢男的呢,怎么就直接出柜了呢?咱哥俩这么多年,就没听你说过喜欢什么人。不对,我觉得你八成连男的都不喜欢,我们都玩了这么久了,你要是喜欢男的肯定也要先喜欢我啊!”说到这,他直接往旁边一歪,躲过迎面而来的拳头。

    “喂喂喂,君子动口不动手啊。难不成恼羞成怒了...雾草!难不成...你是无性恋?!该不会出柜什么的都是个幌子吧!或者...有什么说不得的癖好?要是那样,你粉丝可得哭惨了。”

    眼看着面前人越说越离谱,墨镜男一巴掌拍对方肩膀上示意对方安静:“闭嘴吧你!行行行我不问了,我看节目。”

    说完,他靠回椅背上,一副受不了你并且拒绝交流的模样。

    就像墨镜男知道对方这么做是想要帮自己一样,就算不知道有没有作用,也不会拒绝。虽然...这效果看起来还挺悬的。因为上一部戏的原因,经纪人特意给放了个小长假,又真的挺闲的。这才会脑袋抽风了,答应出门看这档子综艺。

    这出一趟门,累不说,还随时有着被围堵的风险啊。

    而且,自己现在的状态真的不太妙,上一个角色的影响太大,自己现在的处事方式被潜移默化的改变了。要不然...也不会因为不想听父母唠叨感情问题,觉得麻烦干脆出柜...

    虽然不喜欢女的,但是到目前为止,也确实没有喜欢过男的啊。要说最喜欢的...大概是自己吧,毕竟我又帅~又贴心~又有才华~

    “好了!话不多说,这一次我们会看到什么问题呢?请看大屏幕!”终于,节目正式进入剧情,章翔大手一挥,灯光变暗,后方大屏幕亮起,悠悠音乐飘扬出来,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生出现,静静看着镜头,紧接着,女声响起,这是一段独白。

    “我是本市一所普通大学的普通学生。就像所有人一样,平时会去上课,晚上上晚自习,有时候参加学校活动,偶尔找一份兼职来赚零花钱。长得不是很漂亮,也不是很丑,颜值一般,和同学相处融洽,与室友的关系也还不错,没有亮眼的外貌,没有能拿得出手的一技之长,就是那种放在人群里,所有人都会忽略的人。”

    说到这,女生的声音有些低,似是失落。停顿了几秒,她的语调微微扬起。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我都可以不在意。我有一个男朋友,他很好很帅对我特别贴心。那些我所没有的东西,他都有!朋友们都说,我有这么一个男朋友,真是上辈子走了狗屎运,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看上我。

    hhh我是也这么觉得,因为他真的太好了。”

    说到这来,女生似是想到了什么,忍不住笑起来,左边的小梨涡若隐若现,让人忍不住想要跟着一起微笑。

    “但是...最近出了一些事情...”

    杨乐梅微微低下头,空气刘海遮住几缕阳光,让她整个人的神情也变得有些模糊起来,让人看不真切。音乐声音变小,有些诡异而低沉的伴奏响起,气氛猛地一变,让看的人忍不住心揪了一下。

    这演技...我的天,这也...太辣眼睛了,一眼就能看出来是演的,你不要一直揪衣服啊,表情太夸张了显得浮夸,需要收敛一点啊,这演技,连我那傻缺发小都糊弄不....

    墨镜男眼光扫一眼旁边,只见发小停下敲打手机的动作,目不转睛的看向屏幕,脸上带着有些紧张的表情。

    也就只能糊弄我那个傻缺发小了。

    墨镜男默默把心里的评价修改一下,也不知道是调高了女生的演技,还是把对发小智商的评定给调低了一级。

    那声音倒是不错,情感啥的倒是挺到位的,也就这玩意儿能看了。不过,是原声吗?这声音和演技的差别也太大了吧。

    具体是什么事情,女生并没有说,只是低头,一脸为难的样子。她握紧拳头,似乎下定了决心,然后猛地抬起头,严肃又带着些苛求,话中含微微的哭腔:“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不知道他原来是那样的人,请你们一定要帮帮我!”

    说完,大屏幕变暗,四周灯光亮起,主持人章翔走到台前。

    “看起来,这位女嘉宾的情况有些复杂。那话不多说,下面有请这一次的嘉宾入场。”

    灯光聚焦在左侧,升降门打开,方才大屏幕上的女生出现。她穿着白色的纺纱裙,踩着小高跟,手紧紧拿着话筒,眉毛微蹙,看得出来很紧张。

    等女嘉宾走到旁边,章翔略带安抚道:“你好,我是主持人章翔,你不要紧张啊,放轻松,没关系的。来,先自我介绍一下。”

    “啊,那个,大家好,我叫杨乐梅,是...”说完,女嘉宾的表情一紧,眼睛向下瞟了一眼。

    “这次来,是想向你们求助,是关于我和男朋友的事情,我们最近出了一些问题,他...他要和我分手!可是我不能分手的!我不能分手,我那么爱他,他要是和我分手了,要是我们以后再也不能回到原来的样子,那我要怎么活啊!可是他连解释都不能让我讲完,他都不愿意和我待在一起,我...我干脆死了算了!”说到这,杨乐梅的眼睛一闭,脸一垮,似乎眼泪就要流下来。

    章翔看到这一幕,赶紧接过话茬,同时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巾递过去:“这位女士,你先不要激动,镇定一点。你先整理一下情绪好吗。这样,我们这次还请到了你的男朋友,这一次你的男朋友也到场了,有什么事情,你们当场说清楚,然后当场解决好吗?你先冷静一下。”

    听到这话,杨乐梅赶紧接过纸巾,做出擦眼泪的动作,一边抹脸一边抽抽噎噎:“好的,章翔哥,都听你的。我真是对不起,我太激动了,真是不好意思。”

    “没事,你先去旁边平复一下心情,稍后我们再请你上来,好吗?”

    在杨乐梅走到旁边后,章翔才继续说:“相信大家一定很困惑,其实现在主持人也和你们是一样的,具体的情况到底是怎样?我们先邀请事件的另外一位当事人,杨乐梅小姐的男朋友,有请。”

    话音刚落,一个人从后面走出来,看清楚来人后,现场寂静了几秒。

    这么帅...?!这颜值的有点过分了吧...又帅又高什么的。

    男人来到主持人章翔面前,唇角微弯,是一个温柔的弧度,话语却不留情面:“大家好,我是游乐铎。是杨乐梅的,前男友。”

    声音也,好好听啊!部分声控女观众忍不住捂了一下自己的耳朵。

    前男友?

    杨乐梅一听到这句话,看着面前人的表情,刚刚收敛好的眼泪立刻就崩了:“我们还没分手呢!什么前男友...我同意了吗?我还没同意分手呢!我不想和你分手啊...我们不是一直好好的吗?我那么喜欢你,什么事情最先想到的都是你,你的所有爱好的都知道,你不是也说自己很喜欢我的吗?你既然喜欢我,为什么我们还要分手?像以前一样过日子不好吗?我要是做错了什么,你可以直接说啊,我可以改的!”

    杨乐梅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这一大段话基本上就是吼出来的,说到后来,语气变弱,带着些哀求的意味。整个人都散发着可怜兮兮的气质。

    这么一番话后,在场原本有些人因为男嘉宾颜值而有些倾斜的心,稍微偏向了女方。再看看男方那保持沉默甚至有的冷漠的样子,忍不住暗暗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