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峰(娱乐圈)

分卷阅读55

    段晨逸刚刚睁开眼睛,就听到一人的声音。他眯了一下眼睛,回忆起事情的前因后果。

    拍戏,跳跃,摔在雪上,眼前一黑脑袋一沉然后……晕倒了?

    【宿主宿主!你醒了!】段百声音在脑海里面想起。

    嗯。

    段晨逸看向旁边,是那个拍摄的自来熟小伙子。

    “我没事。”说完,段晨逸胳膊撑起来,直接坐起身想要下床。

    “段哥,你发烧了,还是躺着好好休息吧。”小伙子想要阻止段晨逸动作,却被段晨逸阻止。

    “没事,我清楚情况。”段晨逸把衣服往身上一套,就直接走出房间。

    小伙子没有办法,就这么跟着走出去。

    导演这时候正在吃晚饭,看段晨逸出来后,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指了指旁边的位置,示意他坐下。

    “好点了?”

    看段晨逸点点头,导演喝口汤,没好气的说:“你这小子可以啊,生病了还跟没事人一样,要不是这次晕倒,我们都不知道你发烧了。”

    “发烧而已。刚刚是意外。”段晨逸拿过服务员递过来的新餐具,道声谢后给自己选了个白菜放碗里。

    “导演你不也感冒了吗。”一边说着,段晨逸眼光扫向他通红的鼻子。

    “能拍就继续拍吧,拖久了对谁都不好。”

    “嘿,这事还用你说?你导演还是我是导演啊?”导演没好脾气的哼一声,把段晨逸准备拿的肉倒自己碗里。

    “你觉得无所谓,那我们就接着拍。正好有个受伤生病的剧情,明天就拍那个,还应景。”

    段晨逸听到这话,思考一下点点头:“嗯,我觉得会演的很真实。”

    小伙子坐在旁边,想要插话又不知道怎么说,只能愣愣的听着。

    什么,导演也生病了?

    什么叫没有什么问题可以继续拍戏?都直接晕了那叫没问题?

    什么叫既然生病了,就干脆拍受伤生病的那一幕戏,正好应景?段哥你竟然还赞同的点点头,还说自己能演的很真实?

    雾草,这是群什么人啊!这时候不是应该放个假,让众人一起休息一下吗?这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娱乐圈??怎么跟我认识的不一样啊!

    小伙子是这个剧组新来的摄像师,说是摄像师都便宜他了,他其实就算个学徒,能进这里还靠点家里人的关系。

    他之前也跟过几个剧组,但是里面的人……怎么说呢,基本上能请替身就请替身,因为会进行后期配音,有的演员演戏的时候,干脆就站在那里干瞪眼,然后象征性的说个ABC。

    当时简直尬到飞起,他亲眼看着做后期的时候,剪辑师对着视频一边撸头发一边抽烟,翻来覆去的拼接镜头。

    当然也看过敬业的,小伙子遇到过一些剧组的摄影师,跟他们聊过。他也有幸看过聂雒禹的表演,当时简直惊为天人,想着原来真的有演技这种东西。

    段晨逸这里,算是他看到的第四个。

    以前听前辈说,要是有能力,一定要去大剧组学习学习,就算没钱,学到的东西,至少能让你收益一生。

    这一生可能有点夸张,但是他觉得,自己有点被震惊到。

    他一直在拍摄方面有点天赋,对画面光线很敏感,经常被老师夸。但是来到这里以后,他发现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比自己有实力。

    比你有天赋的人还比你努力,其实还挺挫败的。

    以前家里人说,要让自己去好剧组历练历练的时候,小伙子还不在意。想着都是演戏,都是拍摄,差距还能打到哪去不成。

    结果真正接触到,才明白自己是井底之蛙,看不到就以为世界只有一口井那么大。

    我才不要这样。

    小伙子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低着头默默扒饭。

    吃完饭后,众人离开餐厅,小伙子回到房间,从包里面拿出条咖啡,找到白天跟师傅聊天时,他们推荐的教学视频,就这么看起来。

    而另外一边,段晨逸关上门打开灯,径直向落地窗走去。

    他想了想,给自己充了袋感冒药,皱着眉喝下去。

    毕竟身体是自己的,要是真的生病累垮了,就太亏了。

    【宿主宿主,你真厉害。】段百的声音响起。

    听出来对方还有话说,段晨逸静静等着。

    【身体数据那么好,还能因为生病晕倒。】段百这话让段晨逸没法回答。

    这话咋一听真像讽刺,但是段晨逸知道,这小系统是真心赞叹。

    确定段晨逸是真的没事,段百大声招呼离开:【宿主,你好好休息,我去打游戏啦!这里信号真差,我浑身都不自在。】

    在得到段晨逸回应后,段百消失,直接奔到游戏页面。

    呼——

    脑袋有点沉,段晨逸拿起剧本,有一下没一下的翻着。里面的内容他其实已经记住了,但人的记忆总是有周期性,定时复习总没错。

    这个宾馆里面,他最喜欢的就是这个落地窗,窗户前面有个高点的木板,正好能让人坐在上面。

    抬眼看去,就是世界。

    段晨逸将窗户打开,冷风吹进来,落入房内,立刻变得温顺。

    段晨逸伸出手探向窗外,感受着什么,风让他的短发扬起,显得几分洒脱。

    “雪停了。”

    导演坐在自己屋子里,窝在火炉旁边,双手捧着热水杯,小小喝了一口。

    像是感觉到什么,他站起身向窗外看去。

    “雪停了?看来明天是个好天气。”

    一般雪停了以后,害羞的太阳会出来几天。

    但是对于出门的人而言,这段时间格外难熬。雪融化吸热,这几天里面,会格外的寒冷,那种湿冷简直刺骨。

    但是对于剧组来说,这是难得的好天气,得抓紧时间。

    就怕一个万一,这天又变脸来个几天几夜的暴风雪,众人出不了门,那拍摄进程赶不上,经费也得耗完。

    小伙子今天难得去了个早,当他打着哈切来到餐馆的时候,只有零星几个人。

    “大哥姐姐们早!”他乐呵呵的跑过去,一边吃饭一边听大家闲聊。

    这时候大家聊天也很少有八卦什么的,多和前几天工作有关,每次听这些,总会有收获。有时候听不懂没关系,先记下来,回头用网络慢慢查。

    有时候他问个问题,大家也会解答几句,你一言我一语的,看这个说的不全面,另外一个人会纠正,说的嗨了还会吵起来,但最后一碗酒就完事,颇有一笑泯恩仇的感觉。

    这感觉真好,让人沉迷。

    不知不觉间,小伙子已经把手腕和耳朵上的装饰弄了下来,因为戴着它们不方便活动。

    “吃好了没啊?”导演站起来大声吆喝一句,看大家点头收拾东西,于是带头走了出去。

    ——

    又一次被发现了踪影,好不容易把那些人解决干净,男人一手捂着左肩,鲜血因为低温凝固。他的身后,依稀可见蜿蜒的血迹,这哪怕只有一点,在白皑皑的雪地中也尤其明显。

    雪停了,血迹没有办法被掩盖,这样下去迟早被发现。

    他站起来,向某个方向走去。他的脸庞因失血过多显得更加凉薄,虽然受了伤,整个人依旧像是没感觉似的,步伐与速度如机器般被精准衡量。

    千年的冰封让他身体机能停止的同时,也让他的感情格外贫瘠。

    沿着地上某个痕迹走,终于,他看到了活的东西,一头行走的巨熊。

    他走过去,与巨熊进行搏斗,最终以成功将他制服。这人没有杀它,而是在其身上划下一道口子,确保伤口足够深,能让血留一段时间,随后便将熊放开,任由它跑走。

    希望这能掩人耳目,给自己争取一些时间。

    找了个地方,勉强凿出个地洞,这人钻了进去,让自己消失在冰雪之中。

    就这样……稍微休息一会,睡一觉……醒了继续……

    失血过多与严寒,让他睡得十分不稳,这一晚上,男人浑身冰凉,脸却格外的红。

    他生病了。这个认知并不好,现在没有时间让他休息,哪怕生病,他也必须在醒了之后,立刻起身动起来。

    “好,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