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峰(娱乐圈)

分卷阅读61

    第二个路口虽然有点堵,但是比想象中的情况好很多,可以保证速度。

    第三个路口……咦,竟然没什么人?运气真好。

    司机觉得有些惊讶,但随后就把它抛在脑后,这时候,赶紧把人搬回医院才是要紧事。

    救护车飞速奔驰,只留下警笛声依旧在空中回荡。

    快点,快点,再快点。

    段百跟着救护车,它连接了这一块的交通系统,计算出最佳预估路线,调整交通灯的更换频率。

    红灯,现在绿灯......

    段百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只能尽量在救护车到来之前,将前方车辆疏通开来,至少保证救护车能正常通行。

    系统核心数据产生片刻紊乱,随后被它自己安抚住。

    终于,救护车到达事发现场,救护人员跑下车,随后几人将担架抬下来。

    看到人的那一瞬间,医生知晓面前两人身份。不敢松懈,他赶紧查看两人情况。

    周围此时已经围满了人,警察及时赶到,将人们隔离在外面。

    一路跟着救护车回去,看着人被推进医院,段百这才松口气。

    它回到韩墨家中,变成猫后就直接瘫在地上,把自己盘城个小圆球,就这么不想动了。

    “原来你在这,害我找了半天!”一双大手把它抱起来,一边摸着肚子一边说:“刚刚猫粮到了,你去尝尝自己喜欢什么口味的。”

    “喵......”不要猫粮,我要肉。困死了,你别说话。

    段百轻轻摇了摇圆脑袋,拿爪子趴一下这个大手,声音小了下去。

    韩墨把段百抱到客厅,刚把猫粮拆开,却发现它没了动静。

    手放段百下巴那摸摸,没动。“睡着了?”

    【649137384X】

    【你隶属娱乐圈模块,却跨领域滥用系统职权,违反系统总则5498条。是否接受惩罚。】

    【是。】

    ☆、第 51 章

    【宿主,你醒了!】

    当段晨逸恢复意识的时候,脑内传来段百的声音。

    身上被整齐的包扎过,胳膊没什么知觉。脑袋很疼,脚也不太方便活动,鼻尖全是消毒水的味道。

    他挣扎着起身,向四周望去。

    白色墙壁,单间病房……等等,单间?

    “聂雒禹怎么样?他在哪?”一边说着,他就撑着身子想要下床。

    【宿主,聂雒禹仍然在手术。因宿主帮他躲过致命伤,目前没有生命危险。】

    “他在哪。”门被打开,段晨逸直接走出去。

    【向前直走,50米,左转......】

    走过一个拐角,他脚步慢下来。

    只见不远处,手术室外面的椅子上坐着两个人,一个是韩墨,还有一个女人。

    女人五官端庄秀丽,看上去十分年轻,段晨逸曾在聂雒禹手机上看到过她的照片。

    【宿主?】段百奇怪的询问。

    “我没事。”

    段晨逸脚步往后移了半步,过了几秒他走过去,来到女人面前站定,弯腰道歉:“对不起,阿姨。”

    女人听到这话,恍惚的抬起头,露出微微发红的眼睛。只见她摆摆手,有些疲惫的揉揉额头:“我现在不希望看见你,一切等手术结束再说吧。”

    段晨逸沉默一会,转身看了眼那个依旧亮着的灯,走到韩墨旁边站着。

    韩墨左边是聂雒禹母亲聂苾,右边是段晨逸,只觉得亚历山大。

    之前护士出来说过大致情况,聂雒禹没什么大碍不用太担心。但再怎么说,人还在手术室里面没出来呢……

    还有旁边这大佬,你身体什么情况自己没个AC数吗?等着也就算了,还站着等,万一晕了咋办?那我们还得把你送回去!

    韩墨转头看向段晨逸,比划个手势,让他先回去休息,被对方拒绝了。

    他又转个身看向聂苾:“阿姨,你那么老远飞回来,要不先去休息一会?我在这看着就行。”

    聂苾摇摇头,勉强挤出个笑:“我在这等手术结束。”

    韩墨转回身子,四周无言。我真的佛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护士出现,她刚刚出去给段晨逸拿药,一回来人就不见了。

    找了半天,结果人站在这演雕像?这可把护士气坏了。

    她当然知道这人是谁,段晨逸,最近很火的演员,她还是这人的妈妈粉呢!

    但是不管是谁,拿身体健康不当回事,她就是看不惯!这样和慢性自杀有啥区别?

    你TMD自己身体没个计较?伤的那么重还到处走,到处走也就算了,你不会坐着吗?你旁边就有椅子,一弯腿就能坐上的那种!

    就算正在做手术的是聂雒禹,就算你现在很担心他,你这么折腾自己身子算什么情况?站着也是等,坐着也是等,坐着好歹还舒服点!

    这么想着,小护士走过去:“段先生,您现在不能乱动,需要回房间休息。”

    段晨逸看过来,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让你休息就快去。磨磨唧唧的。”

    我去,牛批。这谁啊,敢跟我家段段这么说话。小护士表面维持自己严肃表情,心里面快炸了。要是网上看人这么说话,她估计第一时间就要怼回去,但是现在这情况,她就想说……说得好!继续!不要停!

    几人朝说话人方向看去,只见聂苾双手抱胸,视线看向前面。

    “别到时候我傻儿子醒了,你又晕了。一个个能不能让人省点心。”聂苾揉揉自己太阳穴,身边人没有动静,转头看过来。

    “还不快去?等你和我那傻儿子没事了,我们再好好聊聊。”

    “好……阿姨,我先回去了。”段晨逸说完,转向韩墨:“等手术结束了,麻烦告诉我一声。”

    待段晨逸离开后,聂苾把视线收回来,抬头闭眼,微微叹了口气。“这一个个的,等他们好了,一起吃个饭吧。”

    “阿姨,你……你知道他是谁?”韩墨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聂雒禹之前不是说,阿姨没有问他对象,只说等两人处个几年再说吗?

    聂苾懒得看他,撇撇嘴:“我好歹也是聂雒禹那小子的妈。这种事情一看就知道。”

    据医生说,两人之所以没有致命伤,是因为他们分别护住了对方。当时他们手拉的很紧,分开太费力气,干脆一起抬回来的。

    事情都到这份上了,我这个做母亲的,还来搞什么事情找什么存在感?

    只是……这种淡淡的失落,让人难受啊。

    她坐在椅子上,又叹了口气。

    这时候,不远处传来脚步声,聂雒禹的经纪人巷岱赶过来了。

    段晨逸跟着护士回到病房,看护士把药递过来,听护士说自己需要注意的事项。

    “我知道了,谢谢。”等一切结束,段晨逸道谢后,表明希望自己能一个人待会。

    等护士关上门,他靠在枕头上,这才舒口气。

    老实说,段晨逸现在感觉不怎么好,脑袋昏沉,身体无力,伤口处传来隐隐疼痛,因为忽略身体状况站在那,脚踝处扭伤似乎更厉害了。

    段晨逸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情况吗?他当然知道,只是那个时候,如果不找点事情转移注意力,他不知道自己会做些什么。

    “段百,他……现在手术怎么样?”

    【宿主,目前一切进行顺利。】

    病房陷入寂静,段晨逸靠在床上,双眼闭上,只有不稳的呼吸,暴露了他受伤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