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峰(娱乐圈)

分卷阅读62

    【宿主,聂雒禹突然大出血,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突然,段百声音响起,直让人有恍然如梦的不真实感。

    这真像个玩笑。

    他一侧的手握紧,撑着身子坐直。

    我现在能做些什么?跑过去和他们在外面干等着,眼巴巴的等到手术结束?那样有什么意义。

    我现在能做些什么?冷静,冷静,越到这个时候越要冷静。

    段晨逸深呼吸几下,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腹部传来强烈的疼痛,让他肌肉忍不住抽搐几下。

    如果他只是个演员,那么现在除了祈祷,什么时候都做不了。

    但是……

    “段百,我记得系统有附属契约。”

    段百数据卡顿了一下,随后给出肯定答复:【是的宿主,您可以与伴侣签订契约,使聂雒禹享受被能量点改造的权利。因一些原因,需消耗十倍能量点。】

    段晨逸记得,之前看的时候,需要的是五倍。因一些原因……是什么原因。

    【宿主,是否签订契约。】

    “是。”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把人救回来再说。

    在段晨逸说出是的一瞬间,墙壁上吊钟的秒针慢了下来,下一秒,完全定格。

    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变得安静,只有脸上表情能让人明白他刚刚在说话。

    病房内,医生的汗珠随重力滴落而下,在空中停滞,呈水滴状。

    段百出现在段晨逸面前,白猫蓝眼,十分熟悉的模样。

    【我们常说世界是物质的,它们实际可见,并且不以人的意志作为转移。但其实,世界本身就是空的。我们通常所谓的固态结构,其内部都是空的。它们虽由原子构成,但是原子与原子之间距离远超于其本身的尺寸。而在原子分子的内部空间中,还有更小的物质,例如这个世界已知的夸克。但是真空依旧占据大部分。】

    在段百开口的那一刻,周围褪色,成为深不见底的黑,紧接着,空间产生三维图像,随着段百所说的内容而变化。

    【这些微小粒子相互作用,形成能量。人类的情绪波动,也是能量。人们心情愉悦时工作效率会变高,被呐喊助威的球队获胜可能性较大,这些都是能量作用的结果。】

    【宿主被一些人喜欢,被一些人讨厌,他们的情绪都会产生能量,被系统接收吸收,反哺作为为宿主正常生理运行的能量。宿主如今能量处于最后一个阶段,只等着量变积累形成新的质变后,身体便可以自主运转。】

    段晨逸轻轻笑了几声,想要摸摸段百的头,手却虚空穿了过去,他愣了一下,隔着虚空做出抚摸的动作。“你说的我都知道。能量点没了可以努力,但是人没有,就什么都没了。”

    知道啦,宿主你总是有自己的打算。

    段百蹭蹭他的手,闭上眼睛,周身浮现无数符号:【契约——】

    符号冲出房间,直直飞向手术室。

    段晨逸身体向一侧偏过,视线仿佛穿过层层阻碍,看到躺在那里的人。

    下一秒,视线所及处拉近,拉近,抬起手放在那人面颊上,冰冷的触感格外真实。

    【成立。】

    秒针发出滴答脆响,行人向前迈步。

    ——

    “你听说了吗,段段出车祸了!一起的还有聂雒禹,他们现在还在医院......”电话这头声音哽咽,明显刚刚才哭过,话说到一半,他没忍住又要哭了。

    "什么?"女人赶紧掏出手机,上网搜索最新的消息。竟然没有石锤报道?什么鬼,不会出事吧。

    你可千万别出事啊!

    纪小川打开自己的wb,只见评论下面清一色的画风,不由摇摇头,叹口气:“得,看来我这也沦陷了。这事问我,我现在也不能说啊。你们这两个小子,可别真出事了。”

    网络热搜第一:段晨逸、聂雒禹现状

    热搜第二:求两人平安

    热搜第三:XXX市晚高峰发生车祸

    热搜第四:酒驾危害

    ......

    与网络的热闹不同,医院这一层格外寂静。

    手术室外,一男两女坐在外面。

    病房内,段晨逸闭着眼睛,胸膛微微起伏。

    手术室内,医生放下手术到,微微松口气,任由旁边人帮他把汗擦掉。

    门打开——

    “手术很成功。”

    聂苾听到这话,手死死捂住嘴巴:“啊......谢谢”

    段晨逸睁开眼睛,微微低头,过了一会抬起头,眼睛眨了一下,又拿手摸了下眼睛。

    嘴角轻轻勾起个弧度。

    ☆、第 52 章

    “你醒了?”

    是老妈啊。我这是怎么了?你眼睛怎么红了,一副要哭的样子。这还是我认识的那种老妈吗。

    聂雒禹眨眨眼睛,想让自己视线再清楚一点。身上疼痛让他下意识咂了下嘴巴,这一动更痛了。

    痛死我了!等等,大段子呢!?

    他猛地想到这一点,想要说话,喉咙却沙哑的出不出来,只能拼命对聂苾使眼色。

    “你怎么了?眼睛难受?别急,先喝口水,”聂苾坐在床旁边,看聂雒禹这样子立刻紧张起来,她拿起早已经放在旁边的水杯,喂给聂雒禹。

    聂雒禹喝完半杯水,终于觉得嗓子好受些,这才开口:“妈……段……”

    “段晨逸?他之前一直在这陪着你,后来我实在看不过去,把他赶回去自己休息了。”聂苾明白过来,好气又好笑,老妈一个大活人在这,你竟然还想着别的人?心里虽然这么腹诽,但看孩子这着急模样,还是不忍心。

    “别这么看我,不是我不想他陪着你,他也受伤了好吧!不过运气比你好点,没做手术。我待会叫韩墨跟他说一声。”看聂雒禹瞬间放松下来的模样,聂苾真想敲他几下。

    “行了行了,别想些七七八八的,好好休息养伤,知道吗?”看儿子这活泼的模样,聂苾心才总算放下来,让韩墨和巷岱进来,自己先离开一会。

    聂苾来到停车场,环绕四周看了看,到一辆车旁边站定,车窗配合着打开。

    “我让你不要等了,你还在这干嘛?”聂苾叹口气。

    知道聂雒禹车祸消息后,她立刻定最快的航班飞回来,一直到刚刚精神都是紧绷的。现在真的没有什么力气说话。

    要是换个人在这时候触霉头,聂苾肯定直接一巴掌呼过去,但是这个人……我是不是欠你们的?

    车内男人给人一成熟内敛的气质,都说男人像酒,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有感觉。只见他笑一下:“我只是想在这休息一下。聂雒禹出事了,我也担心。”

    女人脸上是掩饰不住疲倦,这让男人皱了下眉头,在聂苾看过来的时候,又恢复温和得体的表情:“难得回国,我带你去吃个饭吧。你从回来就一直在医院呆着,大概也没吃饭。”

    我在国外待那么久,不就是想让你远一点,娶个门当户对的人。这事怎么可能答应。聂苾维持着笑容,想都不想就要拒绝:“不……”

    “我们都这么久没见了,你刚回国也不太认识路。我知道一家很好的餐厅,饭菜很好吃,营养价值也高,正好可以带点给聂雒禹,他现在需要补补营养。”

    这句话正中软肋,直接让聂苾把拒绝吞了回去,她有些犹豫。

    就在这时候,副驾驶座门开了。

    让你犹豫让你犹豫让你犹豫!这下好了,想走都走不了!

    聂苾客气的笑笑,坐上车系好安全带,这时候门自动关上,紧接着是上锁的轻微声响,让她心里莫名抖了一下。

    转眼一看,是男人询问的眼神。

    是错觉吧,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不应该大惊小怪的。聂苾回以一个没事的表情,正坐着看向前方。

    男人开车离开停车场。

    这一次,不会再让你逃走。

    “镊子,你可终于醒了!”韩墨赶紧跑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