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之少女凶猛(电竞系列之萝莉)

第1节

    本书由 冰夜落羽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电竞之少女凶猛》

    作者:情诗与海

    【文案】

    因为哥哥的缘故懵懂地闯入了电竞圈,因缘邂逅了一个又一个的人。殊不知,这个看起来萌萌哒的少女在赛场上居然如此的凶猛。

    “放弃挣扎吧这位哥哥,不然只会让这场酷刑进行得更长久一些,我会感觉很不忍心呀。”梳着双马尾的少女在公屏如是说道。

    此刻,全场——寂静。

    正宫李晟 游戏id血与沙

    番外会多结局 其中包括人气很高的哥哥和king.番外免费赠送。

    我的其他文:

    电竞三部曲系列《电竞之女王本纪》(已完结)、《电竞之少女凶猛》(连载中)、《电竞之梦想已死》(存稿中)、《和电竞选手谈恋爱》(筹备中)

    作品简评:

    萌萝莉闯入电竞圈后因缘邂逅一个又一个的人,也有过失意迷惘的时候,昔日的同伴秉承着不同的理念成为自己的对手,但最后在哥哥的陪伴下她还是逐渐成长为一代队长。有关青春,有关梦想,也有关爱情。本文描写细腻,故事诙谐幽默,段子层出不穷。霸气的哥哥,成长的玩伴,伴随你共赏这个电竞故事。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竞技 游戏网游

    主角:顾辞 ┃ 配角:顾星辰,ar,lmg等战队 ┃ 其它:电竞,lol

    ===================

    第1章

    “一个合格的刺客不仅仅会收割人头,但如果连收割都做不到的话,那就不配称为刺客了。”

    打完一局游戏,哥哥点了一支烟,然后在烟雾缭绕中对她说道。

    她站在哥哥后面看着电脑屏幕里24519的哥哥的战绩,24表示哥哥在这一局杀了24个人,5是死了5次的意思,而19则是助攻数。

    无疑,这个数据在这样的高端局里是非常精彩的,而期间哥哥在野区的游走等等看得她是眼花缭乱,即使她不会玩这个名叫《荣耀联盟》的游戏,但是仍能感觉出哥哥的厉害来。

    “嗯。”她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哥哥的手很漂亮,白皙而修长,骨骼分明,因为常常吸烟的缘故所以他的手指上总是有着淡淡的烟味。她看着哥哥的手,然后回想着刚刚这双手操纵着游戏里的角色大杀四方,顿时感觉好佩服哥哥。

    “写完作业了么?”哥哥将烟灰弹到一旁的烟灰缸里,淡淡问道。

    “没有。”她老老实实地回答。

    “去写吧。”哥哥转过身来,哥哥其实长得挺好看的的,他的眼睛很深邃,就好像冬天里的夜空一样,带着一种凛冽的安静。

    她看着哥哥的眼睛,说道,“我不想写作业,我想看哥哥打游戏。”

    “你要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哥哥将烟按到烟灰缸里拧灭,然后称述性地说道,“这样你才能有出路,不要学我。”

    “哥哥很厉害的。”她反驳道,“而且反正我也上不了好大学,就业还是很困难的。”

    从小到大她一直都很佩服哥哥的,父母在她小的时候就因为车祸而离开了他们,除了保险补助之类以外,他们的经济来源就是哥哥在做的游戏代练了。

    哥哥摇了摇头,然后又回到了电脑前,一边开了下一把游戏,一边问道,“你想打游戏么?”

    “想。”她点了点头。

    哥哥示意她过来,然后她坐在了哥哥腿上,哥哥的下巴正好支在她的头上。哥哥一手鼠标一手键盘,把她整个人环住了。“好好看着。你一直在看我打游戏,应该清楚这些基本的规则吧。”哥哥问道。

    “恩,”她说道,“三条路,五个位置,上单中单adc辅助还有打野,我觉得打野最难了,因为好费脑子。”

    “没什么最难最简单一说。”哥哥一边说着,一边在公共频道打字,“求中,战绩可查,谢谢。”

    “哥哥你要玩中单吗?”她问道。

    “恩。中单比较好带节奏。”哥哥说道。因为两人姿势的缘故,所以哥哥说话时胸腔震动感都能直接传到她的背上。

    “就是方便游走吧。”她继续问道。

    “恩。”这边哥哥已经顺利要到了中单位置,选择了幻影舞者进入游戏。幻影舞者这个职业就是风骚的代名词,无论是一秒五飞还是她的高机动性,都让她成为联盟最可怕的刺客之一。眼下幻影舞者刚刚被削弱不久,这也导致了她的胜率下降了不少,所以此刻哥哥的队友多多少少对他有一些疑问。

    但是在五分钟后,那疑问就被佩服所替代了。

    哥哥一边敲打着键盘一边和她讲解着游戏中的注意之处,有一些常识,也有一些他自己独到的技巧,这些技巧如果放到网上估计立马大热了,当然现在的她并不知道这些。她只是乖乖地坐在哥哥怀里,看着他表情冷漠的收割着一个一个的人头。

    15分钟后,装备大好的幻影舞者已经成了游戏里无敌的存在。

    “补兵有点差,不过这也是难免的,毕竟我专注游走了。”哥哥一边这样说着,一边熟稔地将对面的元素法师当场打残,元素法师被迫后退,哥哥也没有继续追击,反而问道,“你来玩吧。”

    “我?”她有些茫然地重复了一声,迟疑了几秒后说道,“可是我以前一次也没玩过。”

    “总会有第一次的。”哥哥将她的手放在鼠标上,然后说,“最基本的操作你知道吧,你可以先把智能施法取消了。现在这个装备基本无敌,你看了这么长时间应该也知道一些吧。”

    “嗯。”她老老实实地点头,其实心里还有些跃跃欲试的,“可哥哥,这是钻石局吧……我能行吗?”

    《荣耀联盟》里满级后再满足一些要求就可以进行排位赛了,分为这样几个段位,英勇青铜,秩序白银,荣耀黄金,华贵铂金,璀璨钻石,再上面就是最强王者。其中白银和黄金分段的人最多,到了铂金就属于水平不错的玩家了,再往上的话就是水平真的很好的存在了,而电信一区的钻石分段,是有着职业水准的。

    所以综上所述,她自然是有些心虚了。

    “没事,随便玩。”哥哥又点了一根烟,然后说道,“现在你可以回去出个精灵法杖了。”

    “好。”她按了esc键将智能施法取消,然后动作有点生疏地将那波兵线收了,接着选择回城。“是这个装备吗?”

    “是。”哥哥说道。

    对面的中单残血本来有点忐忑对方那个凶猛的幻影舞者会不会直接扑上来越塔杀他,但看着对方收了兵线就回城了。他往上下两路打了两信号,表明对方中单消失,然后收了一波兵就滚去自家野区刷波野怪了。

    而她回城补了装备后想了下,决定模仿哥哥去下路gank下。在快进入草丛的时候我方辅助打了个危险信号,她茫然了一下,哥哥在旁边说道,“对面在那里放眼了。”

    “喔……”她用位移技能穿墙,绕了一下对方的视野,干脆走到了对方塔后的草丛里。接着打信号让我方ad快速推线,兵线到了对方塔下,她有点紧张地又打了个信号,然后自己直接位移着就冲进了塔。对方的ad看到她后直接用位移技能躲开了她有点缓慢的位移,却正中了我方辅助的控制技能。

    她的心跳加速,瞬间按下了两个连招后补了控制技能,结果控制技能落在了小兵身上,对方ad留下一丝血线,被我方ad平a收走人头。

    这波操作其实她是有失误的,但运气过好的原因,反而好像是她用技能封了走位,让我方辅助控制住了对面。但实际是怎样的,只有她和哥哥心里明白。

    哥哥薄唇微勾起一丝微笑,当然不是赞许的。

    她吐了吐舌头,然后配合下路又将对面的辅助斩于塔下。

    她一边看着自己的装备,一边点起了塔。

    “推了?”ad打字问道。

    她眨了眨眼,看向哥哥。

    “不推的话可以养猪,不过你想推就推吧。”哥哥解释道。

    “喔……”她应了一声,然后打字道:“推了吧。节奏快点。”

    ad打了个“1”然后一起将下塔推掉,接着和打野一起收了小龙,开始正式中团。

    开始团战后她觉得自己表现的好糟糕,并不能抓住瞬间的时机秒掉对方carry位,只能潦草打一下aoe伤害,前两拨团战还行,可第三波的时候没了这种机会,毕竟在这种高端局里她的水平真的是一目了然。

    上单一连打了好几个问号问她怎么回事,她憋了半天,打了一行字:“不是本人。”

    上单:“……”

    打野:“……”

    ad:“……”

    辅助:“666”

    接下来她表现得似乎越来越糟糕,她求助式地看向哥哥,但哥哥只是一言不发,淡淡地看着她把自己的号玩的面目全非。

    “哥……”她终于忍不住,说道,“我要给你打输了。”

    “嗯。”哥哥说道,“那又怎么样?”

    “可是……要输了啊……”她说道。

    “你不想输?”哥哥问。

    她点了点头,说,“不想输。”

    “嗯。”哥哥点了点头,然后接过了键盘和鼠标,将她重新环在了怀里,说道,“你看好了。”

    接下来的战斗只能用摧枯拉倒来形容,哥哥斩杀对面的动作干净利索,绝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有的人喜欢炫耀或者卖弄风骚的做一些多余的举动,而在哥哥这里那些绝对是不存在的,他只是简简单单的位移,躲技能,预判,斩杀,然后干脆利索地转身离开。

    她崇拜地抬头去看哥哥,哥哥正好是将下巴支在她的头顶的,所以这样的动作让正在专注游戏的哥哥有些不舒服。他淡淡说了句“别乱动”,然后快速敲击着鼠标和键盘。

    她眨巴眨巴眼,只好继续乖乖呆在哥哥怀里不乱动了。

    这边这局比赛即将结束,但哥哥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她戳了戳哥哥的手臂,哥哥将手臂往上抬了抬示意她钻出去,同时说道,“帮我接下电话。”

    “好的哥哥。”她乖巧地答道,然后从哥哥胳膊底下钻了出去,跑到那边的床上接了电话。

    电话接通,她还没说哥哥正在忙,那边的声音就已经响起:“顾先生您好,不知道加入我们战队的事您考虑的怎么样了?”

    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