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之少女凶猛(电竞系列之萝莉)

第80节

    “喔。”面具低低的笑出声来,“我好象明白什么了,妹控嘛,ar出来的我们都懂。”

    “懂个毛。”顾星辰翻了个白眼打断了面具的话,“墨迹什么,你定好地方了?”

    “定好了。”面具扬了扬唇角,“宫廷啤酒屋。”

    “那地方可不好订。”沉枫说道,他是个懂行的。

    “哥哥我有门路。”面具说道,“不过我也是早就定好了的。”

    倒没有人问他为何早订,原因是什么也可想而知。

    半个小时后,他们便到了这个慕尼黑游客必至之处。可惜的是这里并不是什么好的谈话场所,几人干脆利落地将点餐消灭掉,并一人喝了一杯啤酒后便离开了这边,接下来便是喜闻乐见的压马路时刻。

    慕尼黑的夜晚还是很有风情的,这边建筑都比较低,市内主要建筑都不会高过圣母教堂。一些古老的商店,古老的教堂里散发出的光看起来有一种别样的温暖。转了个弯,前面的接到上有个卖艺的小乐队,他们站住听了会儿,面具给琴匣子放了一张美元。音乐不错,但周围没有坐的地方,所以只听了一曲后他们也便离开了。

    河岸边有不少拿着啤酒坐着聊天的年轻人,面具也大大咧咧地往那里一坐,丝毫没有身价千万的自觉性。

    “说起来,还是应该感慨一番的。”面具首先说道,“当初咱几个还在ar的时候,可根本没有料到如今会这样。”

    “打电话把king叫来?”顾星辰问道。

    “ar明天有比赛。”血沙说道。

    “真可惜。”面具耸了耸肩说道,但脸上却没有多少称得上“可惜”的表情。

    “你和宾治还联系么?”她歪了歪头,问了个自己比较关心的问题。

    “一般般。”面具向河面扔了石子打水漂。

    她感觉真的是非常可惜。在ar的时候,他们俩关系最好了,也常常是众人的开心果。

    “有空的话也可以聚一聚。”血沙说道,“把教父也叫上。”

    “啊,教父现在可是大忙人啊,混得真不错。”面具感慨道,“不愧是我曾经的队长。”

    “你这是暗搓搓地夸自己呢?”她吐槽道。

    “就是实话实说,”面具说道,“别看我这样,我其实也挺骄傲的。”

    “我表面看你就挺傲的。”顾星辰说。

    “咳。星辰你怎么还是这样,都是当老板的人了就别这么毒舌了。”面具被他噎了一下,悻悻然说道。

    “当了老板才要毒舌。”她说道,“霸道总裁啥的,面具以前你不是常这么跟我说吗?”

    “嗯……”面具正要说什么突然感觉两股杀气逼来,他抬眼瞅了下,然后对上了来自顾星辰和血沙的森然目光,“艹。”他骂了一句,“你俩行了,咱就不能好好聊聊么?简直就像要吃了人似的。妈蛋。”

    于是血沙和顾星辰悻悻然收回自己的目光。

    ——大写的尴尬。

    接着他们又说了一些过去的事,说了一些今后的打算,没人提今晚的比赛。面具在一个星期之前便预约了皇家啤酒屋的位置,他那时就想好了,如果pis赢了的话就带着队友来庆祝,如果pis输了的话就出来和mw的这几个叙叙旧。

    谁都不愿意输,可是当事实摆在面前的时候也只能接受。不过毕竟他已经拿过一次世界冠军,而他的能力已经得到了认可,所以他眼下对冠军的追求不是那么强烈,对于他更重要的是pis本身的进步。

    后来也插科打诨,调节了彼此有些沉重的气氛,也有大笑,年轻人的笑声随着晚风飘出去很远,在异国他乡的深夜里。后来他们彼此分开,面具向他们挥了挥手,一个人走入地铁站中。他的轮廓和身形迅速融入了黑暗中,而后消失不见。

    回到宾馆里已经很晚很晚了,几乎是倒头就睡。

    *

    第二天醒来,手机上有一条未读短信,是昨晚发来的,发信人是面具,很简单的一句话“带着pis的期望走下去吧。”她想了想,回了句“一路顺风”,面具没有立刻回复,据他昨天所说,pis此时应该全员都在飞机上。

    然后她打开网页和微博,被铺天盖地的祝贺新闻乱了眼。

    【祝贺ar和mw进入季中半决赛!】

    【ar大发神威,2:0封盖对手!】

    【mw大胜,青柠称与面神一直是朋友】

    半决赛安排到了四天之后,打入半决赛的队伍有:ar、mw、destiny和mvp。两支中国队伍,一支韩国队伍,还有一支混编的欧美队伍。她有些意外mvp居然真的打进了半决赛中,这么说他们在小组赛发挥得不太好。

    正在那边看电脑呢,门铃声响起。她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跑出去开门,是哥哥。她探过身子拉长脖子看外面还有没有其他人了,结果被哥哥将她的头给按了回去。

    “别随便开门,”哥哥训斥道,“看清楚了来的人是谁再开门。”

    “知道了知道了。”她随随便便地应着,也没问他来干什么,而是很习惯地抓着自己有些乱的头发走向浴室。她在里面洗脸、梳头,哥哥在外面浏览起那些网页来。房间里挺安静的,水流的声音,还有外面哥哥敲击键盘的声音。她用棉布毛巾把脸上的水珠吸干净,然后拍了一点润肤液,总算把自己收拾得能见人了。

    等她和哥哥出来时才发现外面下着冷冷的雨,她感觉温度有些低了,于是抬起头看向只穿着衬衫的哥哥。哥哥显然并不能把衬衫脱给她,不然就得光膀子在慕尼黑大街上溜达了。

    “冷?”哥哥问她。

    她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也不是很冷,回去拿衣服太麻烦了。”

    “没事。”哥哥这样说道,于是两人又回去拿了衣服,她感觉有点开心,于是握住了哥哥的手。哥哥的手指还是那样白皙而修长,她将他轻轻地握住,然后侧着头问道,“去吃早饭吗?不用叫他们吗?”

    “你想叫?”哥哥反问道。

    “都可以。”她回答。

    “那就不叫了。”哥哥从容地给出了答案,他给两人撑着伞,雨水顺着黑色的伞沿滑落,他的眼里也有清凌凌的雨光,然后他说,“自从到了mw后,我们单独相处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了。”

    “是啊。”她这样回应道,也没有抬头去看哥哥,她不知道哥哥此时是不是正在低头看着她,亦或是依旧淡然地看着雨中的异国城市。

    哥哥突然反握住她的手,她微愣了下,然后便被拽到一边去了。“这边。”他这样说着,把她推进旁边的门去。一个不大的小饭店。

    进入饭店后她接过哥哥递过来的雨伞,选了位置坐下,哥哥用简单的英语口语和服务员沟通。哥哥没有问她要什么,而是直接替她做了决定。

    不是复古装修风格,反而非常现代。饭馆里人并不多,那边角落里坐着一个一边喝咖啡一边阅读报纸的男人,他带着很大的黑框眼镜,下巴上满是金色的胡子茬,但看起来并不邋遢,反而有些儒雅。

    她坐在落地窗前看向外面零星的白色雨点,黑色的雨伞立在桌子下面,湿答答的。哥哥坐到了她对面,随着哥哥的动作她收回视线。而是看向哥哥好看的脸蛋子。

    “哥哥。”她叫了一声。

    “嗯。”德国大部分地方都是禁烟的,所以自来这边后,哥哥的表情就总是带着几分不爽,但虽然如此,他也没有去违反这边的规定。

    “其实,你刚刚说的,我也有感觉啦。”她说道。

    “什么?”哥哥问道。

    “好久没有单独在一起的事。”她说道,“明明是哥哥你先提出来的居然立刻忘掉!你一点都不在意我!”

    哥哥看了她一眼,懒得理她。

    “……”这就很难过了。

    她哭唧唧地看向哥哥,哥哥被她这样看久了,无奈地说了句,“感觉有些冷落。”

    “是啊。”她也收回了那幅表情,“毕竟也太忙了而且……总归来说,我们都在往前走着。”

    “嗯。”哥哥说道,“你成长得太快,以至于我有些手足无措了。”

    她沉默地看着哥哥,雨水安静地敲打着玻璃,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小声说了句,“可在我眼里,哥哥一直都是那么厉害的。”

    哥哥微微起身,将手放在她的头上,轻轻揉了两下。

    这时服务员端来了早餐,哥哥收回手,淡淡地说道,“吃饭吧。”

    “嗯。”她点头。

    外面的雨还在下着,淅淅沥沥,如同城市的心跳。

    作者有话要说:  皇家啤酒屋是慕尼黑最受欢迎的餐厅之一。几百年来,皇家啤酒屋成了名人政客聚会的最佳地点。茜茜公主、歌德、列宁等都曾是啤酒屋的嘉宾。1780年,莫扎特谱写出歌剧《伊多梅尼奥》作为留念。不过,让皇家啤酒屋闻名世界的却是希特勒。1923年,希特勒意图推翻共和国,正是在皇家啤酒屋,他劫持了巴伐利亚领导人,后在此发表了著名的《25点纲领》。

    顺便说一句那里的饭口味贼重,啤酒倒是挺不错的,而且很吵……

    ps:问题参考自s7闪电狼赛后采访

    第92章

    在德国已经呆了半个月, 若是赛事顺利,共计会待二十五天左右, 如果不是的话,那么他们大概会在五天内告别这里。

    今天顾星辰给所有人都放了个假, 连续的高强度战斗和比赛期间的训练已经让大家很疲惫了, 所以今天也没有组织活动,而是让大家自由安排时间。整个上午的时间她都和顾星辰呆在一块儿,吃饭,散步,之后回了宾馆,顾星辰在那边用笔记本电脑工作, 她躺在床上翻看着手机。结果被顾星辰教训说“别在床上看手机, 对眼睛不好。”她又懒得爬起来看, 所以干脆把手机收了起来, 两眼望着天花板发呆。

    外面还下着雨,有些凄清的小雨, 把整个慕尼黑笼罩在一股复古的感伤情怀中。

    她看了一会儿雨, 看了一会儿天花板,又看了一会儿哥哥。房间里很安静, 他打字的声音并不大,如窗外的雨般。

    然后……

    ……然后就睡着了。_(:3」∠)_。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外面的雨还在下着,哥哥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在电脑前工作着。她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根本就没有睡着,或者只是精神恍惚了一下。

    哥哥穿着白色的棉布衬衫, 是木质的纽扣。他将袖子规规矩矩地挽起,戴着一副无框眼镜,此刻的他看起来很干净,但是目光却是沉郁中透着几分锐利的。

    她醒来并没有惊动哥哥,她想着自己是不是要像小说里的“嘤咛”一声然后起来,于是立马就跃跃欲试了。不过……嘤咛这是个啥子发音?她憋了半天,“嗷”了那么一嗓子。

    ——尴尬,尴尬。

    “醒了。”哥哥用修长的手指轻点着鼠标,说道。

    “喔。好像是醒了。”她摇了摇脑袋企图让自己神智清醒一些,然后听到自己脖子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颈椎不太好,需要锻炼身体,也不能那么长时间保持一个动作在电脑前了,她在心里这样想到。

    “我抽根烟。”哥哥将眼镜摘下来放入眼镜盒中,然后起身活动了一下脖子,一般人舒展身体的动作会让人觉得懒散,但是这动作被他做来却有种潇洒的力度。然后他说道,“你帮我录一下文件,发给小苏。”小苏说的是他的秘书苏羽。

    “好。”她在床上一阵扑腾,直接扑腾到床沿处,然后往桌子上一趴,开始帮哥哥录文件。哥哥的字迹龙飞凤舞,导致她的录入有些困难。

    “这是啥……嘉宾6000元/头?”

    她眨了眨眼,出声叫道,“哥哥,你写的是嘉宾6000元一头吗?”

    “……什么6000元一头。”哥哥从窗户那边走过来,低头看了眼文件,说道,“6000元/天。”

    她:“……”

    原来是看错了。不过嘉宾6000元/头也真的是6得飞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将文件录完后哥哥也抽完了烟,她走到他面前立刻闻到了他身上的烟味,她不喜欢烟味,但是如果是哥哥的味道的话,会感觉很安心。

    “我们去吃饭吗?”她仰起脸,看着他说道。

    “嗯。”哥哥说道。

    “去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

    她想了想,说道,“我想吃肉。”

    “……好的。”哥哥顿了一下,说道,“我通知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