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之少女凶猛(电竞系列之萝莉)

第88节

    “老用这个词会让我很烦的。”看着他走向外面,她也跟了上去,“晟哥。”

    “那你还想让我用什么词形容你?”血沙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说道。

    “就是成熟一点的女性……”

    “性感?”

    “咳。”她下意识瞅了瞅自己的胸,然后机智地转移了一个话题:“血沙我好喜欢你!”

    “嗯。”他也从容地接受了她转移话题,“我爱你。”

    “……你这个直球,我接了。”

    “有些比赛上的事要说,本打算明天说的,但看你今天这么有精神……”血沙坐到电脑前,看着她还在浴室门口,然后淡淡说了句,“过来。”

    “好的。”她乖乖照做。

    他说起晚上比赛时的事情来,进行了一场简单的比赛复盘。他的话本来就不多,所以对于她在比赛时的一些错误他只会暂停录像,让她自己去看。这样的复盘非常费脑子,但也很管用。

    有人曾评价顾辞是个打架不过脑子的选手,这句话虽然有点偏激,但是某种意义上也是对的。比起费力的思考她更喜欢的是扑上去一阵乱砍,比起用脑子去记忆她更喜欢用身体去记忆,如果她善于动脑子的话,当初的成绩也不会那么差了。

    “认真点。”他在她脑门上来了一下。

    “好累。”她轻声抱怨道。

    “困了?”他问。

    “不是。动脑子好累。”她说道。

    “既然不困就继续看。”血沙说到。

    “……好。”

    大约两个小时后,第一局复盘终于结束,她活动了有些僵硬的脖子。然后向后一靠,正好靠到了血沙身上。血沙也就顺势将她揽住了,这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再来点肢体接触,感觉也是来得哗啦啦的。

    最后血沙还是轻吻了下她的额头,然后说早些睡吧,便起身离开。

    她有点恋恋不舍,但却无济于事。

    送走血沙后打开扣扣,里面立刻弹出一大堆消息来。

    “您还在为胸部扁平问题而苦恼,自卑吗?

    我们可以让您胸部30天自然增大一个罩杯!更有精美礼品相送!

    让您从此做傲娇女人!名额有限,赶紧加入我们吧!”

    她看着最上面的消息,然后默默发送:“不自卑。谢谢。”

    接着她随手把这个截图发到了女选手的群里,因为时差原因,所以眼下那边还是白天然后群里立刻冒出一大堆人。

    南淮:[目瞪口呆] 胸部扁平

    南淮:这是什么形容词  哈哈哈哈

    青柠:大概是专业人士的形容词吧[深沉

    念雪:我想把我肚子上的肉撸上去

    南淮:你这个撸字。很生动。

    念雪:我还想把pp上的肉撸上去

    青柠:那你还得转一圈才能上胸不然pp上的肉撸到了后背

    青柠:就是所谓的虎背熊腰吧

    南淮:哈哈哈我还是期待一白遮百丑吧

    念雪:我还是期待化妆品吧……

    南淮:前男友比我白这就很坑

    青柠:互补呀!

    南淮:所以他就变成我前男友了或者说我就变成前女友了

    青柠:啊……

    青柠:我是不是该安慰一下

    南淮:我知道你想笑那你就笑吧

    青柠:= =

    南淮:因为我特么也想笑哈哈哈哈哈

    青柠:23333

    东扯西扯,又聊了点其他的东西。毕竟她现在除了mw和哥哥外,也有自己的小圈子了。

    *

    另一边,血沙和教父通了个电话。

    教父:“恭喜晋级决赛。”

    血沙:“同喜。”

    教父:“……声音怎么这样?你在干嘛?”

    血沙:“研究佛教,修身养性。”

    教父:“小辞不能满足你?”

    血沙:“……你这话说的。”

    教父:“星辰会剁了我?”

    血沙:“我都想剁了你。”

    教父:“咳。开个玩笑。你研究禅宗还是密宗。”

    血沙:“密宗……你在逗我?”

    教父:“密宗有个大手印,据说修成了也很厉害。”

    血沙:“殊途同归吧。”

    教父:“但毕竟有小乘和大乘的说法。”

    血沙:“渡人和渡己不同吧。”

    教父:“连自己都不能渡,何谈渡人?”

    血沙:“你这完全以外行人说的。”

    教父:“说得好像你自己真要信佛一样。”

    血沙:“……我也就是这么一说。”

    教父:“同上。”

    血沙:“渡人成佛,渡己罗汉果位。罗汉好成。”

    教父:“多好成?”

    血沙:“快一点,三世就能修成罗汉。”

    教父:“……噗……真的好快啊。所以,成了后呢?”

    血沙:“超脱生死,跳出六道,永生不灭。”

    教父:“再然后呢?”

    血沙:“阿弥陀佛。”

    教父:“……可以的。但我一直觉得任何状态下的人感觉都是一样的——我指的是人,人无论身在高位还是啥,感觉都一样。”

    血沙:“是。”

    教父:“而且不约而同都有着同样贪婪的追求。”

    血沙:“这是没办法的事。”

    教父:“我记得你很久以前你说,你看很多人就和看sb似的。现在呢?”

    血沙:“当我看他们和看sb似的,他们看我也和看sb似的,我们就是相互那么看而已。礼尚往来。没什么大不了的。”

    教父:“没办法,众生皆苦。”

    血沙:“太道貌岸然了。”

    教父:“我一直这样。”

    血沙:“所以我才佩服你。”

    教父:“我以为你讨厌这样。”

    血沙:“我一向认为,有心计是能力,怎么用心计是道德问题。”

    教父:“你现在呢?”

    血沙:“你也知道,我一向习惯用力量解决所有问题。”

    教父:“暴力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血沙:“但能解决制造问题的人。”

    教父:“……可以的。所以我也佩服你。”

    血沙:“是么。”

    教父:“因为你很潇洒吧,很多东西说放下也就放下了。老实说,听你去mw,我真的挺意外的。媒体猜测你是为了权力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去的,但我知道你就是为了小辞,哪怕她当时没给你任何一个承诺。”

    血沙:“你打电话就是为了说这个么?”

    教父:“不然呢?”

    血沙:“说个比赛加油之类的祝福多好。”

    教父:“你也变虚伪了。”

    血沙:“我只是不想让其他人对我和她的感情指手画脚。哪怕是你也不行。”

    教父:“好吧好吧。那比赛加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