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

安静的例外肉渣

    安静躺倒在那张床上,她的大脑放空,听之前雷林的说法,大概下次他再回来,她就得献身给这个男人了吧,她要为那个男人怀上孩子,为他诞下下一代,失去大哥的她根本就斗不过那个男人,现在她只是一个柔软的小女子,胳膊腿对他而言脆弱的要命,她想要逃只会狼狈不堪或者丧命?她只是那个男人用来侮辱沉耀家族的工具,如果真的惹怒了他,抛弃掉这个可有可无的工具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损失,为了守贞需要连命都不要了吗?但是她不想死呢。

    沉耀会介意别的男人碰了自己吗?嗯.....感觉不用想都知道他会介意吧?会吗?现在白薇在他身边,他还会想到自己吗?感觉直到她为雷林生下孩子以后,沉耀都不会发现自己的消失吧?应该不会吧,他可是看着自己被雷林带走的啊,但是他真的会来救自己吗?还是说,他现在大概是直接将她当作死掉了吧。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雷林回来了,他似乎清洗了一番,他的头发有些水珠坠着。

    他看向她,然后牵起笑容“让你久等了”说着他就走到床边然后爬上床伏在她身上,他的双手开始在她的腰肢处抚摸着。

    感受着他粗糙的大手在身体上游离,酥麻的痒意让安静头皮一紧“放松,我会让你开心的”他用话语诱惑着她,雷林不想强暴她,他很清楚在安静极度愉悦中怀上的孩子,那孩子的品质会更高。

    他停止抚摸她,他低下头开始啄吻她的雪肩,她的锁骨,滋滋的亲吻声让安静的脸红透了“啊......”她被他轻吻的有了感觉,“好痒.......住手....雷林...住手”她有些沙哑的声音含着动情的声调,在雷林的耳边就像春药,他下面硬的发疼“怎么可能住手,你都有感觉了不是吗?”他一只大手覆上她的酥乳,他开始缓缓的揉捻。

    好难受,胸部被揉的好难受,沉耀从未对她做着这些,他们之间的性事就像在例行公事从未像这样被人不停的挑逗,本就敏感的安静被揉的下面开始泛起痒意,她的双腿不停的交叉磨蹭着那痒得不行的小穴,磨蹭中小穴内的水也开始泛滥成灾,她实在是太容易被挑逗了。

    看着已经在自己身下情动的安静,雷林很高兴,他对于自己伺候女人的手法还是很满意的,他一只手抓住她的手将其举高过头,另一只手顺着她的滑嫩的大腿慢慢向下探索抚摸,当经过那交叉便开始向那小穴处探出。

    “住手......”安静死咬着双唇,她的手被他一只手抓住,男人的上半身紧紧的压住她的身子,现在她可真的是完全的动弹不得了,安静的这具身体实在是太瘦弱了,还不及裘雨的叁分之一,若是裘雨的身体,挣开男人的束缚还是做得到的。

    “除了住手你还说什么呢?亲爱的?~”雷林轻咬她的耳,他很喜欢安静她这隐忍的模样,她没有拒绝他不是吗?

    安静依旧死咬着双唇,她不想回应他,也不喜欢回应他,她有些讨厌这个男人得意的样子。

    “亲爱的,你知道为什么你一点不反抗吗?”雷林用语言诱惑着她,就像毒蛇在她耳边吞吐着信子。

    安静不语,她感觉这条毒蛇就像小倩迷惑着裘雨向医院中的男病人献身时的模样。

    “那是因为你是一个荡妇,对不对?你的基因让你渴望被男人触碰,不然你为什么要跟我走呢?”安静听着他说着,这个人可真自恋啊。

    就在安静准备回答他的时候,竹帘倒下了,竹帘外站着一个人,起初安静还幻想着那人会不会是沉耀,不过看清那人是谁以后,这人比沉耀还让人惊讶,那张脸那眼角下的红,那是白薇啊,她怎么会在这里?

    她看着白薇对着他们红了眼睛,她看着白薇一双眼睛盛满了愤怒对着雷林。

    “雷林!我找了你那么久,现在你就让我看这个吗?!”白薇对着他怒吼。

    雷林从安静的身上离开,他将目光转向白薇,安静看着雷林的那双眼睛从痛苦变成平淡无波的无情,这个男人真是让人猜不透。

    “薇薇,不要任性,回到沉耀的身边好吗?”雷林缓慢的向白薇走去,雷林知道白薇会过来,他是故意让人向她透露自己的所在地,他也知道沉耀会跟在白薇的身后来到这儿,他为沉耀准备了大礼,但是他是真没想到她会那么快就来寻他。

    “我不要,我只想在你身边!我.......我要得到你!”白薇开始撒泼,这个男人是她的青梅竹马,曾经除了沉耀她与这个男人也有着一段刻骨铭心的爱,雷林是她心中最深的渴望,当雷林家道中落她失去了他所有的下落,他们二人就此被迫分离,在国外她过的醉生梦死,在一场派对上她意外得到了他的消息,她决定回国终结年少时的对于他的执念,她选择回国,但是很可惜她找了很久还是未找到他,直到被绑架的那天,她在混乱中看到了他,当看到这个男人第一眼,她就沦陷了,她的心告诉她,她还是想要他。

    他们的关系可真乱,当然安静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是看着雷林和白薇眼中只有对方的神情,不难猜这二人之间也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安静默默的看着这两人,她现在可以逃走了吗?她将被褪下一半的连衣裙穿好,她看着脚下的地面,正在她准备下床的时候“别动!”雷林察觉到了她的动作,他言语上制止住她,安静被他这一声钉在原地没在动半刻。

    “我想回到你的身边”

    “我也想要你,但是现在不行,我争不过沉耀的”

    “只要你说一声我立马就会回到你身边!”

    “薇薇......”雷林的声音透着感动?安静看着雷林慢慢走向白薇然后将她揉进自己的怀里。

    这二人正在若无旁人的互相倾述拥抱着对方,安静看向那个白薇,这个女人真的幸运,她拥有两个男人的爱,而她,安静打量着自己的身体,这两个男人都只想要自己的身体,他们都不想要自己的心,一个只想着羞辱着自己在做爱时候不停的用语言侮辱着自己,另一个将自己当成繁衍后代的工具每次做爱都像在例行公事,他们没有一个是爱自己的。

    他们会接吻吗?安静依旧看着他们,似乎她已经不存在,他们想要抱着对方直到天荒地老,她是多余的,她对于这个世界是多余的。

    打断他们的是沉耀还有他的保镖团,安静看着那一伙人冲进这个山洞中,他们手中拿着照明工具将这山洞照的灯火通明,强烈的白光照射在雷林与白薇的头上逼开了紧紧拥抱的二人,安静这个时候垂下了头,然后她发现了这个山洞不对劲的地方。

    “薇薇,你那么快就把他们带来了啊?有点太快了,我还没完全准备好呢”安静感到诧异,但是她的确听到了雷林这句低低的话语。

    “你们!”沉耀向那二人走去。

    在他靠的足够近的时候,安静终于发现那不对劲的东西是什么了,那是一条绊线,那绊线的一端似乎牵连着什么东西,就在沉耀即将触发绊线的一瞬间,安静冲了过去,她狠狠撞向沉耀,但是很可惜绊线依旧被触发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一瞬间击中了安静的身子,感觉到身体的剧痛,好像什么东西击穿了自己,痛,身体似乎破了一个洞,痛........。

    安静失去了意识,她跌落在地,被撞开的沉耀看着昏死在地的安静模样呆住了,他的大脑停止了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