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

安静的赴死

    虽然安静不相信那些人会完成这个恐怖袭击,但是她心中还是不免有些担心,她一个人偷偷的来到了沉家的大厦下,这是帝都最高的建筑,她将目光搭到那大厦的顶端,那儿是沉耀的办公室,只从离开沉家跟着刘先生巡演回来后已经过去了半年,这半年来她从未主动去打听沉家的一切事件,她不想听到沉耀和白薇成婚的消息,那半年她除了上台训练就是回家倒头就睡,她不让自己接触外界半分,她只是低着头,将自己埋在自己的洞穴里当个充耳不闻的鸵鸟。

    但是现在她知道了那个计划,她担心她害怕,她不得不去求证,沉耀在她心中依旧占着很重的地位,她可以离开这个世界,她本就不属于这儿,或许她离去了还会回到裘雨的身体里,但是沉耀不行啊,他生于这个世界,若真的在这个世界死亡,或许他真的会彻底消失了。

    她看着那座大厦,那里围着很多人,那些人的穿着统一,就像护卫一样谨慎的围着大厦的四周,他们并不是沉耀的保镖团,那些人时不时从里进出,看来即将有人恐怖袭击大厦的事件,沉耀已经知道了?太好了,沉耀有保护自己的措施,他不需要自己多做多余的担心了,就在安静整个人放下心的时候,她看到了一个人,那人穿着电工的服装,安静认得那服装,她曾在音乐厅需要电力维修的时候见过这些电工,但是那个人不一样,直觉吗?她就是觉得那个人好可疑,果然那些保护警戒这座大厦的人也发现了这个靠近的电工,他们也觉得他很可疑,安静看着那些人拦住了那人,那些人似乎在说着什么,然后安静看着那个戴着鸭舌帽的电工手中好像拿着什么递给了这些人,那些人看了一会那东西,居然就对那人放行了。

    不行!安静心中大喊着,不能放那个人进去!不能,因为安静已经看清了那人的模样,那是雷林!为什么这些护卫不知道雷林的样貌?!为什么?他们会放他进去!安静紧张的看着雷林错开了那些人然后跨入了沉家大厦的大门,安静心中警铃大作,她要去拦住那人,她要去告诉那些人,这个人就是那个恐怖分子!他们不该放他进去!

    安静心中想着,而她也的确这般做了,她冲到了那座大厦前,那些护卫看见她慌张的跑了过来,那些人连忙拦住她“你是谁?!”

    “不要放那个人进去!就是他!就是他想要炸掉大厦!”安静被那些人阻拦着,她双手撑直指着前方,雷林已经消失了踪迹。

    “你在说什么?!谁告诉你的?!你是谁?!”那些人不信安静的话,他们依旧在纠结安静的身份。

    “告诉沉耀!我是安静!我回来了!告诉他啊!”安静对着这些人吼着,她神色慌张,那些人却当她是犯病了。

    “哪来的疯子?沉董那是你想见就能见的人物?进来的人是雷电工,他在这里已经工作了半年,你说他是恐怖分子?我看你才是吧!”拦住她的一个男人突然对着她说到

    “什么?”安静听着这人话,一下子呆住了,他们知道雷林是谁,而雷林已经在这个大厦里工作了半年?为什么?沉耀会录用他?安静现在是彻底的傻掉了,这半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神神叨叨,哪来的疯子?瞧着挺漂亮的,就是脑子坏了”一个拦着安静的护卫碎碎念着。

    在安静还处于震惊之中,那座大楼传来了警报声,是谁触动了警报?这呼啸的鸣笛让所有人警惕了起来。

    电工?工作半年?全是假的!安静的行动比思考快,众人已经因为这个突然的情况混乱了起来,这些看起来很靠谱的护卫,在遇见突发情况的时候怎么不靠谱了?安静推开一个挡住自己的男人,她冲了进去,发生了,恐怖袭击真的发生了,在雷林进去过的几分钟内,大厦里的警报声就拉响了,至于怎么没有爆炸?大搞是警告吧,会是雷林的做的吗?他拉响警告是为了让无辜的人逃脱,只为伤害沉耀吗?安静想不明白,现在也时间让她去想明白,她要去阻止雷林,在悲剧还没发生之前。

    大厦中的人开始向外逃出,那些身着得体职业装的员工们慌不择路的向大厦的出口处奔去,安静看着涌动的人群,她逆着人流向沉耀的办公室出发。

    这是安静记忆中唯一一次来到沉耀的公司,沉耀的办公室,在安静的记忆中,只有安静偷偷跟着沉耀来到这座大厦门外得知了沉耀的办公室位置,然后被沉耀的保镖团逮回了沉府,沉耀曾经警告过她,他不允许她接触他工作的任何角落,他不想在这个地方看到她哪怕只是一瞬间。

    现在安静才没心情再思考他对于自己的警告,一路上她心无旁骛的向前走去,她猜这次去大概真的会搭上她的命,但是她义无反顾,现在的她什么都没有了,曾经的想为世界所有人演奏的梦想,也在这半年中明白并不是所有人都爱钢琴,若为拯救喜爱的人献出自己的生命,她觉得那一定是一场很浪漫的死法,她为自己脑海中的幻想而沉醉,她有了死志,就像被谁扭转了思绪,一心向死。

    安静终于来到了沉耀的办公室门前,这个办公室由一整个楼层做成,房门的很普通只是挂着一块雕刻字董事长字样的门牌,房门半掩着,安静推开了门,然后她看到了她思念了很久的人,沉耀正坐在一张巨大的红木桌后方,他注视着自己眼中闪着意外的神色,那本来与沉耀面对面的人转向了自己,安静看着沉耀,对他露出笑容,这个动作似乎成了她与他相见时必做的动作,看着安静的笑,沉耀的脸一瞬间刷白了。

    这时安静也终于将目光落到了那与沉耀面对面的男人,男人的模样对她而言一点也不意外,是雷林,只是他的额角有了一块很大的疤痕,他看着自己然后对着自己笑了。

    “安静,我就猜到你回来的”这时安静看到了雷林手中拿着的东西,那是一个长方形的柱体那上端有着一块圆形的塑料制物体,雷林的大拇指正悬停在上面,大概就是炸弹的开关了吧。

    “雷林?为什么呢?那些人告诉我,你成了这座大厦的电工,你都为沉耀做事了,为什么还要伤害沉耀?”安静弄不明白雷林的想法,他都决定在这工作抛弃了他那些同志,为什么半年后还有施行恐怖袭击让自己变得一无所有。

    “安静,你知道吗?这世界真的很操蛋”雷林突然笑了,他裂开嘴角露出苦笑。

    “安静离开这里!你不属于这儿,这些事情都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沉耀对着安静大喊,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成这样,当时他去了那个村庄,看着那破败的一切,他觉得应该做些什么,虽然他不可能给那些人送钱,但是他会给那些人提供工作岗位,本来他是想让雷林在监狱里呆一辈子,但是白薇不停央求他,看着白薇眼中含着泪水的请求,他没忍住一时心软给这个雷林提供了电工的工作,而且这半年来他都做得不错,但是他是真没想到狼就是狼,他怎会安分?沉耀觉得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沉先生”安静看着他笑了,她眼底有着遗憾“没用的,当我决定进来后,我就逃不掉了,而且我是自己想来的”

    听着安静的话,沉耀傻眼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安静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到底是哪出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