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

安静的消失

    “安静,安静,安静,我的好安静”雷林不停的喊着安静的名字。

    “我为什么就不去喜欢你呢?为什么?”雷林苦恼的看着她“但是我还是觉得,你适合做我孩子的母亲”

    “雷林,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还是要伤害沉耀”安静将雷林的话当成耳旁风。

    “我什么都没有了”雷林的头突然垂下,他很失落。

    “没有了?”安静缓慢的靠近他,一步一步轻轻的向他的方向挪动,而沉耀紧张的看着安静的动作,他大气不敢出一声,他害怕雷林发现了安静的动作,担心雷林会恼羞成怒伤害安静,他对安静轻轻摇头希望她不要再过去了,这个男人太危险了。

    “是的,曾经我有家人,后来没了,然后我有大志,然后又没了,现在白薇要和他结婚了,我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安静啊,我什么都没有了,为什么这个男人什么都有呢?”雷林说着,他突然抬起头,他目光紧盯着安静,安静吓得停止了动作,看着安静的模样,雷林笑了“我知道你想做什么,真是让人羡慕啊,他有钱,他有权,他有白薇,他有让那些曾经跟随我的人得到了工作的资源,让他们放弃了抗争的心,然后他还有你的深爱,怎么他什么都有啊?”

    “所以你就想伤害他?就因为嫉妒?”安静看着雷林,她觉得这个男人现在好像自己,什么都没有了,连心都没了。

    “我也想让他一无所有啊,让他尝尝我的生活滋味,呵呵”雷林又笑了,这次他笑的灿烂。

    安静不知道该怎么劝他了,因为她曾经也对白薇有过这种想法,然后在日复一日的上台表演中消失了,她参加过很多次公益表演,每一次表演她都忍不住去看那些人的目光,她发现这些人的眼神里没有满足和喜悦,只有冷漠和哀愁,她不止一次听到有人说“听这些音乐有什么意思?能吃饱饭吗?”安静明白了,她的音乐一无是处,连这些平民的心都触及不了,还怎么去触及那根本不爱自己的沉耀?她连与白薇争抢的资本都没了。

    “如果你杀了沉耀,白薇就会失去他,那样白薇会很可怜的,你不是很爱她吗?你舍得让她变成可怜人吗?”安静继续劝诱着雷林。

    “哪谁来可怜我了?或者谁来可怜你了?我的好安静啊,我们两是一类人啊”安静看着雷林的眼睛,是吗?是一类人吗?不是把?最起码他雷林曾拥有白薇的爱啊。

    “呵呵”安静笑了,她对着雷林傻笑,她将目光看向慌张的沉耀“沉先生,你会没事的,我向你保证,而白小姐和你永远在一起的”安静说着,她的表情的垮了下去。

    她转过目光,她知道自己是劝不了雷林了,这个男人和自己一样什么都没有了,存了死志,只有她与他同归于尽,沉耀才不会出事。

    “要我做什么,你才会放过沉先生呢?”

    听着安静这般说,鬼使神差的他突然想看看沉耀是什么态度,他将目光转到沉耀的脸上,只是一秒他再次看向安静“我的好安静,你愿意代替沉先生和我一起去死吗?”雷林看着安静向他靠近,他看着她美丽的眼睛,柔和的五官,如果有这样的美人陪着自己一同上路,那还真是件美差。

    “安静?你想做什么?!别去!安静!不要!”沉耀对着她大喊,当安静完全靠近雷林,她才看清原来沉耀被捆住了,被他坐着的椅子,那椅子被人改造成了束缚椅,安静认得那些装置,她曾在裘雨呆过的精神病院中见过,他被固定在那没法动弹,他对着自己大喊却什么都做不了。

    雷林一把将安静拦入怀中,安静低头看着雷林手中的开关“这是炸弹吗?”

    “不是哦,你按下看看?”雷林将开关递给安静,安静握住那被一根线牵引着的开关“我按下它,会伤害到沉先生吗?”

    “我们离他太远了,你现在按下是没法伤害到他的”安静听着雷林这样说,就在雷林准备靠近沉耀的时候,安静看着雷林挪动的步伐然后按下了。

    砰的一声,大火从雷林背着的东西里冒出“啊啊啊,我就知道,我的好安静会这样做的”雷林紧紧的抱住安静,他要死了有个美人给他做垫背的,这真让他开心,不由得他脑海中在想如果他爱上的是这个美人,他的世界会不会发生改变呢?但是他知道沉耀的世界要有变化了,沉耀要失去他最在乎最重要的人了,因为他看见了,他看见了沉耀眼中的痛苦,沉耀再也不是什么都拥有了,他值了,来到这里的时候,他就没想过自己会活着回去,而现在,他值了是真的值了。

    大火撩烫着安静的身躯,她将目光转向沉耀“安静的一生就像一首歌,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天际”明明很痛,她却对他露出了笑容。

    他听着她在火海中轻轻的哼唱,她愿意,她愿意,沉耀感觉自己的头炸了,他看着面前这两人被大火所包围,他看着火舌在安静的身边围绕,他看着她的笑容渐渐被火光覆盖,心痛的感觉一下子盛满了他整个身心,他知道他真的要失去安静了,安静.....他的眼中开始浮现出从前,她对自己的笑,她在月光下的侧颜,她为自己演奏,那一年他与她生活时的点点滴滴,她在他怀里撒娇,她窝在他怀里沉睡,他想起那段时间他是真的快乐,虽然那时候他什么都没有,他假装失忆他眼中只有她,而她如愿的只有他。

    “不要,安静,不要,不要离开我.......”他无助的对着火海中的人大喊,而这时那些被他安排在大厦外防守的人也终于来到了他的办公室,那些人绕开被大火燃烧的两人,他们利落的为沉耀解开了束缚的机关,

    “快!灭火”

    裘雨回到了黑暗之中,她在脑海中找不到安静了,好像那场大火将安静完全抹除了,那大火不止烧死了安静的肉体同时也烧灭了安静的灵魂,这个认知让裘雨恐慌了起来,她失去了安静,她以后再也无法安静了!

    就在她彻底错乱的时候,一个声音进入了她的黑暗。

    “很抱歉,毁掉了你的安静,但是这是她的使命,这是她本该要完成的使命”这是个很冷酷的男性声音。

    “你是谁?!你为什么要伤害安静!你为什么要让安静消失?!”裘雨对着那个声音大喊。

    “我有很多名字,有人叫我神,有人叫我上帝,有人叫我唯一,若要我给自己一个命名的话,我觉得我是这个世界的执掌者,掌控这个世界的走向,而沉耀是我的世界我的故事里的主角,在我故事中,沉耀会经历很多事然后登上世界的顶点”那个世界缓慢的诉说着。

    但是裘雨还是不明白,沉耀是他世界的主角又如何?这跟毁掉安静又有什么关系?“就算如此,这跟安静有什么关系?!”

    “你听我慢慢说,自然你就会明白了”那声音继续说着,他的声调依旧很缓慢。

    “在世界的设定中,安静是一个会为沉耀付出一切的女性,她会在沉耀的一场死劫中为他付出生命,让他的灵魂彻底升华然后成为那世界独一无二的存在,但是”那声音突然变得哀愁了起来。

    “但是?”

    “我本以为将安静的本我赶出去让她完全臣服沉耀即可,哪想失去本我的安静太过奴性,在白薇回来后,沉耀对她说希望她永远的离开自己,没想到她对沉耀唯命是从到真的离开了他,所以当沉耀的死劫来临以后,安静没有为沉耀一命换一命,我主角没有逃过死劫死亡了”

    “所以,你让世界重启了,然后把你赶走的安静本我从我的身体里拉了过去?”裘雨听着都要笑了,安静是什么?挥之即来呼之即去的玩偶吗?

    “是的,我让她回来,为了让沉耀活下去,安静做的一切没有让我失望,很抱歉,这是安静是使命,她注定了消失,而现在你也可以走了”

    “我的人格们都有着严重的性格缺陷而你利用了它!你个卑鄙无耻的混蛋!你不得好死!”

    男人的声音消失,无论裘雨怎么呼喊,男人都没再回应她,直到另一个声音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