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

那家伙的开始

    人格 作者:碎碎裂
    那家伙的开始
    “嗨,我本不想马上联系你的,但是请容许我向你道歉,就在刚才我私自观看了你的记忆”这是另一个声音,不同于之前那个男人的声音,这个声音依旧是男声,只是他过于散漫,音色也不相同。
    “你又是谁?”裘雨头晕了,之前那个男人去哪了?
    “这样说吧,就在刚才你从那个世界来到了另一个世界,我的世界,我在记忆里知道了,那家伙告诉了你,我们的存在”
    “我还是没有回去?这里又是哪?这个世界的主角又是谁?”裘雨觉得自己是不是进入了一场荒谬的众神游戏之中。
    “哦,世界才没什么主角这种东西呢,那家伙这般说,只是因为他看中了那个人,将那人定为了自己的继承人罢了,什么主角呵呵”
    “没有主角?”才过了多久,这个人一句话就打破了之前那人给予的设定,她还没消化完呢,这就被毁了?
    “是的,没有主角,那家伙大概是有着很严重的控制欲吧,我的世界没有主角”
    “那你的继承人呢?为什么你们需要继承人”裘雨在心中消化着这人给的信息。
    “继承人?那要看这个世界里谁更厉害了,当他爬到了这个世界的顶端,他自然就会遇见我,至于为什么需要继承人,嗯......我们是轮班制,各个宇宙中世界有很多个,每时每刻它都在诞生新的世界,起初我们的存在是被这个世界的意识所选定,但是不是每一个新生的世界都会诞生意识,为了让各个世界能够平稳的活下去,所以我们就开始不停的选择继承人,然后我们再去到另一个世界管理另一个新生的世界”
    裘雨傻掉了,世界?世界?她满脑子都是世界这个词,现在她都有些不认识世界这个词了,良久她还是反应了过来。
    “这个宇宙能容纳下那么多的新生世界吗?”在裘雨的认知中,物质是守恒的,世界在守恒的定律中真的能无限增长吗?
    “当然不能呢,世界也会湮灭,那个时候我们也会进入轮回”
    这算解释通了吗?裘雨听着他的解析,不过她还是有着疑问“既然你窥视了我的记忆,那你应该知道,我带着大家穿越是因为被那家伙强拉了过去,而现在我在你的世界中,是否也代表着是你将我强拉了过来?”裘雨的声音里透着怨气。
    “不不不,我可没那么无聊,随机多有意思啊,我干嘛要去操控?至于你为什么会来到我的世界,原因很简单,是你的另一个人格的原体干的,在这个世界,那家伙过的很可怜,现在他正处于极度痛苦危难之中,在他不认命和执念下,他将你的人格召唤到了这个世界,他想重新加入这个世界的博弈,而现在,那家伙似乎也该醒了,呵呵呵~”这个声音传来灿笑。
    再次清醒过来,是那家伙醒了过来,裘雨知道这个人格,她与他一同醒了过来,这也是一位女性人格,她最大的特点就是她不会说话是个哑巴,她是在裘雨正在经历最可怕最没有人性的伤害时诞生的人格,这个人格从来都是在裘雨经受灾害的时候出现,她不会说话,只得忍受着伤害,大家从不与她交流,也不如何与她交流,所以对于她的性格她的名字,裘雨是一无所知,大家都叫她那家伙,而现在她主导了这个身体。
    她清醒后的第一件事,是大喊“滚!别想伤害我!不然我要你们死!”那家伙没想到,她居然能说话了,每一次她出现都伴随着伤害,这让她对于出现在世界中充满了仇恨,她只能在脑海中不停的爆着粗口,而现在她终于可以把心中的怨恨喊出来了,不过她也很快注意了四周的情况。
    她所在的地方似乎是个医院,她的头上好像绑着什么,然后她四周围着几个人,现在他们正用一双大眼睛瞪着自己那眼神中透露着诧异,这些人是谁?这家伙保证她不认识这些人,但是她知道这些人绝对不会是什么喜欢自己的人,因为每当她睁开双眼时,不是有人在殴打自己,就是有人在臭骂自己,好似自己是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垃圾一样,这让她的怒火已经乘积到了顶点。
    “你咋了?怎么刚醒过来就.......说出这种话?果然在你心里你就是想这样对我们的?!对不对!?”说话的是一个身着华丽的女人,她身上那些点缀的首饰看起来十分名贵,她手腕上佩戴的玉镯吸引了那家伙的目光,那玉的成色极好。
    “你是.......”那家伙的还未说完话,一股记忆突然回笼。
    现在她明白了,自己没有继续生活在裘雨的身体中了,她拥有了自己的实体,这个身体的名字叫做焦宇,而这个身体的家庭是一个大家族,而焦宇的存在是一个预谋,焦宇并不是这个家庭的孩子,这是焦宇在她18岁得知的真相,18岁以前她被焦家捧在手心中,焦家把她养的骄纵野蛮,无论她做出多过分的事情焦家都不会斥责她反而还会赞扬她,这让焦宇的性格越跑越偏,直接让她成了一个草包美人,她的名声在贵家士族中十分的臭,人们把她当笑柄笑谈。
    年幼时焦宇还以为这些是嫉妒自己,年长后她就开始觉得不对劲了,周边那些世家贵族避她如虎狼,她没有一个朋友,不知为何友情,家中父母对自己无限“宠爱”,她说不想读书,好累啊,他们就真的不让她读书了,让她在刚进入高中前就辍学,他们好吃好喝的供着她,却从不真的与她谈心,幼时向母亲撒娇示爱,母亲却笑着然后推开了自己,为在案上劳累的父亲端茶送水,父亲却在看见自己进屋后直接起身离开,起初她以为只是意外,但是久而久之他们这样的行为越来越多,不得不让她开始怀疑父母是真的爱自己?
    她开始变得低落,辍学的日子让她觉得无趣,她最后选择了回到学校,而也在学校她的低落终于消失也让她不再在意父母是否真爱,因为在学校她遇见了让她一见钟情的男人,那是另一个世家的嫡子秦汉,那秦汉美丽极致但是却与她一样是个有着缺陷的人,秦汉的智力低下,他只有常人几岁的智力,能进入这所学校可以说完全是因为他家族的影响,她开始缠着他,智力底下的秦汉也让她缠着,二人也渐渐成为了好友,形影不离,只可惜这种日子不长,秦汉在进入高叁的第一天出了件事,他突然高烧,却没想这要命的高烧让秦汉的智力恢复让他成为了正常人。
    起初秦汉成为了正常人让她很高兴,但是她的高兴没长久,在高叁秦汉遇到了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可爱善良柔软比她这个臭名远扬性情爆炸的家伙好多了,她看着那个女孩靠近秦汉,利用学妹的身份在他身边,看着她各种与秦汉调笑,向秦汉请假学习,焦宇看着都晕了,这女的搞什么?秦汉是个弱智的时候她不与他交际,而现在秦汉好了,她就来了?
    这让她暴躁至极,她开始找这个女孩的麻烦,而也是奇了怪了每次她找这个女孩麻烦的时候,秦汉总会无意间路过,太多次让秦汉看见她行恶的场景,不知不觉中她与秦汉越走越远。
    当秦汉正式向所有人宣告这个女孩是他的女友后,焦宇就明白了她和秦汉完了。
    而也在这天她得知自己真正的身份,她是孤儿,5岁前都在孤儿院长大,而那个女孩则是焦家真正的大小姐,她的存在不是什么狗血的失踪,而是焦家有意掩藏保护的存在,那是因为焦家曾经与一个落魄的家族有过交易,那个交易就是在那家族的儿子成年后他们焦家必须将嫡女嫁给那家族的嫡子,至于为何有这个交易,那是因为焦家有一个致命的把柄被这个家族给抓着。
    --
    那家伙的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