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

那家伙的记忆

    人格 作者:碎碎裂
    那家伙的记忆
    士族间儿女的联姻必然是给予双方互助利益的存在,让焦家最有价值的嫡女嫁给一个已经败落毫无价值的家族?这简直就是亏本生意,所以焦家做出了偷换嫡女的行为,当他们把嫡女嫁给那家族后拿回那个把柄的证据,然后再公布真正嫡女的存在,失去了证据的那家族自然也拿他们焦家没有任何办法,但是焦宇就不同了。
    被迫嫁到这个家族后,真正的焦家千金被爆出,她就是一个棋子,生为一个不要的棋子,她在那个家族过的那叫一个可笑,这个家族是一个被掏空的家族,什么都没有,从前奢侈的生活,她在这里感受不到一分,从俭入奢易从奢入俭难啊,感觉就是一个吃老本的家族,家族的产业也几乎被败光,曾经老一辈打拼的大公司股权也被这家人卖的七七八八,这家就靠着这个半死不活的公司的那点股份分红过日子。
    其实说来也没什么,奢侈没了但是最起码还算是个有钱的,虽然背了一屁股债,但是她的婆婆那真是一个败家到底的人,焦宇每次看着婆婆花着大把的钱购置那些奢侈品,她想大概用不了多久这家族那点钱也得败光了吧,不过还好她这个婆婆是个健忘的,在第五次给家中那位忠心的老管家发不出工资以后,她偷偷的将婆婆买的奢侈品卖了出去,还了一些债务,因为这事她的笑柄又增加了。
    而她的那个所谓的丈夫韦穹翼更是一个流连花丛的花花公子,被酒色财气掏空,男人经常辱骂自己,在男人的辱骂词里得知她好像是个烂货,不过还好没打过自己,不过看着他那细胳膊,焦宇真怀疑除了避孕套他还拿得动什么?哦,对了,还有她的腿,这男人抱着她艹的时候劲还是有些的。
    在这个家族中为了活下去,她被磨平了棱角,她知道当她被焦家嫁进来以后,她再也没有了后路,她是个孤儿什么都没有。
    当这些记忆全部进入那家伙的脑子以后,她一点排斥都没有,她就觉得这是她的记忆,她就是焦宇,至于她呆在这个医院的原因,说来也是可笑,是她将婆婆的奢侈品卖出去的事被婆婆发现了,然后她被婆婆从二楼推了下去,她命大只是皮外组织挫伤再加轻微脑震荡。
    “你咋了?好了就赶紧出院!在医院住一天花销可贵了!你个败家女人!”这是她婆婆,焦宇的眼睛依然盯着她手腕上的玉镯,这水色,少说也要好几十万吧?
    这位婆婆感觉到了焦宇的视线,她焦急的用手盖住自己的手镯“看什么?!你眼睛瞎了?!”
    “呵呵,我说我的好婆婆,你这手镯好说也要好几十万吧”可以开口的那家伙来到了焦宇的身体,对世人有着浓厚恶意的她,自然不会再帮助焦宇压抑自己了。
    “什么什么!你瞎说什么呢?!我们家哪来的钱”这位婆婆慌了,而她身边的男人眉头皱起看向了她的手镯,似乎男人发现了那手镯的不一般,他一把抓住这位婆婆的手,然后扯了出来。
    手被突然扯起,这位婆婆大喊出声“啊啊啊!老公你干嘛呢!”
    男人看清了那手镯的成色,他的脸色黑到了极点“你哪来的钱买这个东西?!”焦宇的这位公公叫做韦能羣其实也是个能人,只是可惜家族实在太破落了式微人轻,他花了大半辈子也只拿回了家族在那公司中本该有的股份中几分之一,他为了让家族重回以前自己省吃俭用在那个公司从底层做起,现在也在那公司的老股东的打压下堪堪做到地区总经理的位置,可以说对钱对权那是极度的看重,最宝贝的儿子跟他要几千块都让他心打颤,而现在自己的妻子那一掷千金的手镯,不得不让他产生了怀疑,他妻子哪来的钱?
    曾经他也听说过自己的妻子花钱大手大脚,他从未在意因为家中的钱都掌握在自己妻子的手中,妻子跟着自己苦了大半辈子,花点为自己置办也没什么,但是当看到妻子手中的手镯,他真的觉得不对劲了。
    就在他准备逼问妻子的时候,焦宇看着自己婆婆那躲闪的神色“爸,你回去跟妈谈吧,这个地方不是谈话的地”焦宇并不讨厌她的这个公公,这个男人苦了大半辈子,明明才50多岁,那头发苍白的看起来像60岁的人,而且这个男人也从未找过自己麻烦,每次看到自己也只是对自己点点头淡淡的,也不会像从前那些人一样各种贬低自己,或者拿眼神蔑视自己,就这个男人把自己当人看这一点,焦宇就讨厌不起他。
    听到焦宇的声音,韦能羣一下子醒了过来,他看了看四周,这房里除了他和妻子还有外人,的确不是一个谈话的地方,他对自己这个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媳妇点了点头“好的”他很感激这位媳妇叫醒了自己,家丑不可外扬,这道理他也是懂的。
    焦宇看着自己的公公拉着欲哭的婆婆离开了病房,然后将目光转向另外两人,那是秦汉和焦家的真正的大小姐焦琴,焦宇目光淡淡的看着他们。
    “你们有什么事吗?”现在秦汉和焦琴还没有结婚,因为这两期间发生了一些十分狗血的事,至于那狗血事的全貌,焦宇也不太清楚,但是焦宇知道,那事让这两到现在也没有结婚。
    “姐姐,听说你出事了,我们担心你,所以我就让秦汉我来看看你了”焦琴甜甜的声音进入了焦宇的耳朵里,焦宇只觉得这声音让人腻得慌,对了,你想问焦琴知不知道她自己的身份?她当然知道了,她可不是什么白莲花,至于秦汉知不知道焦琴知道真假千金这件事,焦宇就不清楚了,那时候她被逼着嫁给韦穹翼半年后才爆出的真假千金这件事,当时秦汉已经出国留学了。
    “别叫我姐姐,我跟你可没血缘上的关系”焦宇不给焦琴好脸色,焦宇觉得自己没有撑起来揍她已经很不错,虽然她不想承认她现在是因为身体很痛不想动的原因,所以才没去跟焦琴扯头花。
    “姐姐,你不要怎么说嘛,难道你还在怪我”说着说着焦琴掩面哭了起来,一旁的秦汉看着焦琴的哭泣,担心的抱住了焦琴,让她埋在自己的怀里。
    焦宇看着这两人,秦汉没有因为自己气哭了焦琴,给自己一个怨怼的表情,这让焦宇对秦汉的好感升了点,当然也只是一点点。
    “你哭什么?我还没死呢,别给我哭丧”焦宇的嘴上一点也留情。
    “诶,小宇,别再说了”秦汉终于说话了,他看着怀中泣不成声的焦琴一声叹息。
    “秦汉,你当我还是朋友的话,让这女的出去”焦宇说着背对了他们,烦真的烦。
    “阿汉,不要,我很担心姐姐”焦琴抓着秦汉的衣领说着。
    背对的焦宇感觉自己快吐了。
    “焦琴何必再演呢?”秦汉看着怀中的焦琴说着,他知道了那些事,他也想起了从前自己与焦宇的一切,现在对于怀中曾经的女友,他的心情很复杂,他的这位女友可一点也不像她表面一样的是朵白莲花。
    “阿汉?你什么意思?!”焦琴很不可思议的对着秦汉大喊。
    焦宇听着秦汉的话笑了,她转过身,她想看看这场大戏,听着秦汉的意思,他是知道了焦家的那些事了?
    “焦琴啊,何必呢,再装有什么意义?摊开了说吧”焦宇对着焦琴紧紧相逼。
    “阿汉,可能有什么误会,你不要这样!”焦琴似乎没有听见焦宇的话,她眼泪大把大把的流,看着曾经深爱的女友这个模样,秦汉也说不出重话,他叹了一口气,然后向焦宇道别带着焦琴离开了病房。
    看着秦汉与焦琴离开,焦宇顿时觉得无趣,这个世界无趣至极,而现在她最大的想法就是搞垮焦家,让她不爽?让她被人臭骂了那么多年,让她做了草包那么多年,让她给他们的大小姐当挡箭牌?凭什么?
    --
    那家伙的记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