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

zyùzんáīωù.cом 那家伙的窘迫

    人格 作者:碎碎裂
    zyuzんáiwu.com 那家伙的窘迫
    “而我,就是因为在人在别处侥幸逃过一劫庭家的小儿子,原名庭家幸,后来被高齐法医收养改名为高雨”男人淡淡的说着,好像在说什么别人的故事一般。
    “你今年,他们为什么没有发现你的存在?!”焦宇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男人,她觉得这个男人浑身都是迷,焦家怎么会漏掉这个人?不应该啊,就焦家的势力而言,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存在?
    “我今年26岁,是庭家刚出生一年就失踪了的儿子”这个男人慢慢的向她解答到“在事发后3年,高法医找到了我”
    听着这个男人的解释,焦宇明白了这一切都解释清楚了,原来是这样,当时他刚出生没多久就失落了,应该就被当成是死亡的存在了吧,后来高齐法医机缘巧合下找到了他,所以他在那么多年后被高法医认养,焦家韦家还有那位所长自然就想不到当年那件泥石流事件的受害者还有人活着了。
    “你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我,你不担心我会捅出去吗?”焦宇在试探着这人,她依旧存在着戒心,这故事听起来太离奇了,不怪她会不相信。
    男人看着焦宇一脸戒备的样子,笑了,这张妩媚的脸生动了起来,他的模样又勾住了焦宇的心,这人实在太诱人了,焦宇感觉自己快败给男人的美人攻势了。
    焦宇目光追随着男人走到一个柜子前,然后看着男人从柜子中拿出一个文件,直到那文件出现在焦宇的视线中,她看清了文件的标题。zyuzん@iщu.com(zyuzhaiwu.com)
    “这是当年那份被掉包文件的原件,我想这才你是真正想要的东西吧?”焦宇接过文件快速翻开,文件中一笔一笔的描述着当年庭家五口人的死亡时间和死亡原因,文件中没有一个和当年报刊上登录的被泥石流掩埋造成窒息而亡的死因一致的描述存在,而是很清晰的写着被重物重击而亡的描述。
    这是的确是原件!焦宇兴奋浑身所有毛孔都张开了,她拿到了!拿到了扳倒焦家最重要的一块,这里面涉及到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杀人,受贿,篡改法医鉴定,哪一项都能让焦家吃不了兜着走。
    “你既然给了我这些东西,那你自然知道我是谁了?”焦宇这时勾起了嘴角看向这个男人,是啊,他都把这个东西给了自己,那自然是将自己当成了盟友咯?这人想为家人报仇吗?想来他应该对那个庭家没多大的感情吧,始终他才1岁就离开了家吧?
    “自从养父被焦家人杀害,我就一直在关注着焦家,你比我还恨他们对吗?”
    恨?啥玩意?我只有愉悦。
    这家伙是个对世界抱着恶意的东西,人类的七情六欲不应该用来描述她任何的情绪,她是个极端的东西,她所需要的只有愉悦和恶意其他的,都不该出现在她的身上,至于从前焦宇对秦汉的爱意,早就在这家伙回归以后,荡然无存了,或许吧?
    韦穹翼上半身靠在书桌上,他的目光盯着焦宇那缠绕着冰淇淋的小舌,他看着那舌灵巧的卷曲着乳白色的冰糕,那些融化的冰糕一点点的落入将吊带衣撑起的半球上,这个女人吃个冰淇淋就感觉在诱惑人,韦穹翼看的自己口干舌燥。
    本能永远战胜理想的韦大少,想都没想就冲到焦宇的面前,他侧着头一口咬掉了这冰淇淋筒的另一半。
    突然丢失了另一半食物的焦宇很恼火“你干嘛?”她目光不善的看着面前这个愉悦的小偷。
    “我这有几个人,你乐意做掉他们吗?”
    韦穹翼告诉焦宇,这些人身份依旧很高,至于做掉他们的原因,很简单,这些家伙已经干掉了他不少妹子,让他可谓是损失惨重,焦宇干掉高局长的方法给了他灵感,在床上玩死这群他不敢惹的杀人犯那实在是太好了,既能将那些人干掉,又能让那些家伙的势力找不到理由弄自己,唯一的问题就是焦宇愿不愿做自己的打手了。
    焦宇的答案是愿意,她对这个世界没有任何的好感,焦宇从前在这个世界的遭遇,让她感觉很压抑,在杀死高局长的时候,她感觉到了愉悦,长久的压抑感被抽出一丝,这让她很开心。
    若是在旁人看来,她是堕落了,无比黑暗的深渊是她的一切。
    至于焦家,她得到那份资料以后她就将这份资料扔给了焦家死对头成立的一家娱乐公司,只是这一份资料,焦家被这群人扒了个底朝天,焦宇什么都没做,她看着焦家的股票疯狂的往下掉,跌停又跌停,焦家完蛋了。
    焦宇穿着一身“战袍”,一身情趣内衣黑色网袜和蕾丝,这一套是她的最爱,现在她是韦穹翼手中最有名的婊子,她的床上除了韦穹翼经常光顾外,她要干的就是为韦穹翼杀人。
    而今天她要干掉的是财务部的副部长,一个s,玩死了韦穹翼五个女人,韦穹翼受够了这个男人无节制的手段。
    焦宇脸上带着半截猫面具,主要是遮住她的眼睛,她的一张红唇露在外,她正坐在床边翘着腿,一只手中夹着烟,她在wait。
    与约定时间已经过了半小时了,这人今天是不来了吗?
    就在焦宇瞎想的时候,门开了,吱呀声让她勾起嘴角,她目光游离的向门边看去,她看到了一个身穿西装很挺拔的身姿,然后她看到了那人的脸,她的笑容在那一刹那间消失了。
    站在门边的男人是秦汉,可不是那位副部长。
    秦汉来这做什么?焦宇一头雾水,而秦汉却在看到焦宇的这一身打扮以后,大脑一瞬间停摆,她怎么是这身打扮?????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焦宇,她收起自己妩媚的动作从床边站起身来,她走到衣柜旁打开衣柜将自己的大衣披上,她不想秦汉看到自己这一身。
    “阿汉,你来这做什么?”焦宇用手指捏灭了香烟,她皱着眉头不太高兴的看着还处于震惊状态的秦汉。
    “小宇你怎么穿着这一身”他还是不敢想信,面前的焦宇与自己心中的焦宇天差地别,记忆中的小宇是明媚的,而不是现在这个
    “婊子穿的衣服对吗?”焦宇拢了拢大衣,现在大衣已经完全遮住了她的身体只露出一双穿着网纹袜的大腿。
    “小宇为什么?你,应该,韦家并不是什么落魄的人家啊!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要出去卖,秦汉口中的这个词没有说出口,什么时候小宇成了这个样子?离开焦家为什么小宇会变成这样?到底是哪出问题了?秦汉不明白,他非常的不明白了,他现在头脑混乱到都忘了自己来寻焦宇的目的。
    “哈哈哈哈哈哈,阿汉,我什么都没有,不对,应该说我现在是韦大少的婊子,你明白吗?你知道韦穹翼是什么人吗?好了,你来做什么?谁告诉你,我在这的?”
    “是韦穹翼他说你在这”秦汉的目光不敢再落到焦宇的身上,她艳丽的外表和不屑的目光让他身体发热。
    “哦,那你来做什么?”焦宇不用想就知道韦穹翼为什么会告诉秦汉他在这儿,大概这位韦大少误会了吧,他想拓展秦汉的业务?
    --
    zyuzんáiwu.com 那家伙的窘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