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横滨异能组首领白濑

第1页

    [综漫]横滨异能组首领白濑 作者:梓凉凉凉
    第1页
    [bl同人] 《(综漫同人)横滨异能组首领白濑》作者:梓凉凉凉【完结】
    文案:
    我,白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精神系异能者,异能名不可说,反正至今没有人知道它的名字。
    从年少时候成为羊组织的第一任羊王,再到跳槽入职港口后,一步步高升至如今的港口首领,我的一路算得上顺风顺水。
    然而未等我对我自己光鲜的履历倍感欣喜时,我惊觉我的左臂右膀们对我开始有想法。
    那么,亲爱的首领大人,你想选择哪个?绷带为本体的瘦如竹竿的柔弱男,笑容和善地询问我的意见。
    原本在旁忠心耿耿的矮个貌美男,不自觉地竖起了耳朵等我的答案。
    此情此景,我选择抽根烟冷静下。
    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全都要。以上这句话到底是哪个杀千刀说的,出来挨打。
    温馨提示:
    *男主白濑非原装货,但是他脑子有坑这倒是真的。
    **和旧文的白濑性格属性几乎完全一致。另:cp未定。
    ***避雷针:男主白濑一向利益当先,他鲜少感情用事,如若有,那多半是他在借题发挥以此设套。
    ****内含世界说明:小野犬、库洛牌、齐神、死神小侦探
    内容标签: 综漫 少女漫 少年漫 文野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濑 ┃ 配角:青花鱼与蛞蝓,白兰花 ┃ 其它:[快穿]完全恶女手册
    一句话简介:白濑:我很高贵,男人没有机会
    立意:即使身处淤泥困境,也要勇往直前地积极往上攀登
    第1章 羊王白濑   我是白濑,有何贵干
    我把背上的太宰治无情地甩到了冰冷的床铺上,后者如愿以偿地将原本憋屈在喉咙中的不明物全部贡献给我的床。
    太宰治带着醉酒后的朦胧红晕,趴在床抬起头瞅我,他眯着眼盯了我的俊脸半天后,恍然大悟地说道,哦。路人甲啊。
    见我的脸色丝毫不变后,太宰治拙劣地作出假装想起,原来是大名鼎鼎的羊之王白濑啊。
    ……我面不改色地与太宰治对视。后者很快觉得没意思地安静下来,他直挺挺地从床爬起来,打算拍拍屁股若无其事似的潇洒走人,徒留给我一床的呕吐物。
    我这个人吃什么都行,就是拒绝吃亏。于是我自然而然地伸脚绊住了太宰治。对方虽然看起来瘦弱,但是平衡能力不错,晃了一下还是站稳。
    赔钱。我指了指由太宰治制作的一滩痕迹,对着他说。
    太宰治理不直气也壮地开始甩锅,狡辩着,明明可是白濑君毫不犹豫地将我扔床,才导致的。
    所以,这关我什么事情呢?对方越说越有底气,甚至越发地头头是道起来。
    我冷静地给太宰治分析下摆在他目前的两条路。
    一是老老实实地赔我钱,然后你才能毫发无损地出我们羊组织的门口。
    二是你被我打个半死,走投无路地赔我钱。
    早在头回与太宰治碰面时,我就试过对他使用我的异能力,令人倍感翻倍痛经程度的异能力。出乎我的意料的是,原本应该顺势疼得躺在地上的太宰治,反而活蹦乱跳地手舞足蹈起来。
    尽管我猜测他的异能力是消除亦或者是抵消别人异能力。但是这不妨碍我还可以打他啊。
    我走过去威胁式地晃了晃我握紧的拳头,笑容和善地压低声音而又清晰地吐字,你也不打听打听,方圆几里,都喊谁爹?
    我,白濑,出来混了这几年可不是白混的。我裂开嘴角地露出反派式的笑容。从一年前的,凭我一己之力将附近小有名气的组织给全盘覆灭后,我火了。起码羊附近的小型组织都连夜逃跑(?)
    火了以后伴随而来的是,各个鱼龙混杂的组织派人前往羊来浑水摸鱼。我都不忍心直说了,你安插探子我能接受。但是你们就不能派点好用的吗?
    一个个都歪瓜裂枣,根本拿不出手。长得不怎么样,人倒是都想得挺美的,还妄想忽悠我意图架空我。
    讲真,还不如由我捡来的中原中也好用。看看我家的崽,脸美也就罢了,人还能打还听话。
    有句话说得对,人比人,气死人。
    太宰治露出疑似后怕的表情。但是我的直觉告知我,他装的。甚至对方隐隐感觉到兴奋。
    ……这个小老弟是不是脑子进风啊?
    白濑。
    门口处传来异口同声的呼唤声。是结伴而来的省吾和柚杏。他们兴致勃勃地打算对我说点什么,直至看到了躲在墙角的被我欺压的群众太宰治。
    是新来的吗?省吾盯了盯太宰治完好的衣裳,不确定地发出疑问。
    不是。柚杏观察着太宰治身着充满金钱味道的衣服得出结果,斩钉截铁地给出答案。
    我把注意力再次放到太宰治身上。
    复读了遍,给钱。
    太宰治弱小无助地掏出了他空空的裤兜,无辜状地示意我他没钱这一事实。
    我不禁皱起了眉头,你认真的吗?穿得人模人样,贵公子派头,结果兜里一个硬币蹦愣是没有。
    你这可是比省吾的脸还要干净啊。省吾面容好歹还有点油光。我不由得感慨着。
    被cue到的省吾沉默了。
    那你就留下来当苦力吧。我直接将人扣下,除非他的有钱医生爸爸来赎他。对方只注意他的女儿,把儿子当草养,这种罕见的重女轻男家庭构造还是蛮罕见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