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横滨异能组首领白濑

第2页

    [综漫]横滨异能组首领白濑 作者:梓凉凉凉
    第2页
    首先,第一件事我就要求太宰治把我的床给清理干净,并留下省吾作为监督员督促他,为此我还特意地嘱咐省吾,看紧点。他心眼多得很。
    省吾点点头向我保证,他这点小事当然是莫有问题地能完美完成的。
    既然省吾都拍了拍胸脯的保证,我也就顺势信了。翻车也不要紧,太宰治他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我转身就领着柚杏出门找个安静无人之处谈话去。
    身为情报员的柚杏,汇报完关于近期不安分的探子伸出的过长爪子后,提起了苦力太宰治。
    我对于探子们蠢蠢欲动的想法,没有半点在意。许是我已经找好了下家的由头。又或许是对方辣到我的眼睛。相反令我倍感兴趣的是,柚杏的敏锐力。
    与我刚穿越之时所遇见的柚杏相比,她成长了许多。
    比起之前一味只懂得依赖我的能力的柚杏,现在的她犹如海绵正努力地吸收水分拼命学习中。
    我不由得想起某回无意听到的众羊羔们的纷纷议论,白濑强大就行啊,柚杏你又何必这么努力。言辞中夹带着微酸的柠檬语气。
    不就是柚杏凑巧地赶在白濑生病时候照顾对方,才令因病得福从而觉醒异能力的白濑带着她呗。
    论谁赶上那种好事,现在都能舒舒服服地过日子。
    不就怪我们自己运气不好呗。
    话题中心里的沉默柚杏显得格格不入。她没有选择解释。
    你看吧,地底泥也是有区分的。比如,有些人低到尘埃里,目光里也不曾熄灭对向上爬的期望,只是欠少了机会缘由。有些人,哪怕身处尘埃有幸获得老天给他喂饭,他也能吐出来还嫌弃饭的味道不好吃。
    柚杏和我是同一类人。
    我们都拼命地想要爬上去,挣脱困境。
    她渴望这个机会,我给了。目前而言,柚杏交出的答卷大体令我满意。我不讨厌蠢货,因为我自身就不是聪明的料子,但是我讨厌没有自知之明还不上进的人。
    白濑。柚杏迟疑地唤醒我。
    我眉眼柔和下来,对于懂得上进的人才我还是很珍惜的。比如柚杏,比如中也。我示意柚杏继续说。
    他也算是港口黑手党的人。柚杏微微停顿,他的养父(?)柚杏略为迟疑地形容着,森医生是港口mafia首领的私人医生。
    对方似乎医术了得的样子。柚杏补充了些有关森鸥外曾经救治过的名人历史。
    我对这位森医生医术是否高明并不感兴趣,他能进去港口mafia担任私人医生已经认证了他的能力,但是并不代表他能彻底医治好现任首领的病。
    现如今的港口mafia已经有点在走下坡路,毕竟连首领的身体状况都能被捕风捉影,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句话依旧能用。
    乱起来吧。这样我就能浑水摸鱼一脑袋扎进去了。
    比起安稳的时候,还是兵荒马乱的时间段,最适合人出头往上爬。
    至于如何赢取上港口mafia贼船的门票,我不由得掏出了兜里的银行卡。
    没错,是太宰治的银行卡。
    我刚趁他醉酒后直接从兜里摸出来的。
    人比人气死人啊。我不由得幽幽地再次感慨。
    你瞧瞧,有些人连银行卡这玩意都有了。而我还是个身份黑户,更别提什么银行卡了。
    第2章 羊王白濑   叭叭叭小能手
    白濑,底下有人提议不如我们羊组织成员佩戴些醒目的标志物之类的。柚杏向我反应着小羊羔们的建议。我兴趣缺失地拒绝了。
    柚杏略微纠结起来,她赞同着他们的想法,因为这样显得我们羊更加有凝聚力。说到最后三个字时,柚杏的语气越发地变得迟疑与不确定。
    没有必要。我顿了顿,打了个比方作为我的答案。
    就好比商家建议的零售价,卖家的我并不接受一样。掌握权从头到尾在我的手上,我有资格这般决定。
    更何况,我琢磨着普遍羔羊们的憨憨模样,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你确定羊成员还不够显眼易认?
    与我穿越来时还未成型的组织相比,现在规模逐渐扩大,人员涌入也随之增多。但是不影响我分辨谁是我们组织的成员。毕竟,人群里看起来不怎么聪明的亚子的有很高的概率出自我带领的羊组织。
    柚杏get到我字里行间的意思,她深深地被我成功说服了。
    白濑。原本入门径直往大厅方向走去的中原中也,无意间瞥到我之后,脸上扬起了地主家的傻孩子般笑容,瞬间抛弃了他的同伴们向我走来。
    他身后的羔羊们神色不明。我不禁挑了眉头,一直以为中也已经与他们培养出感情了呢。看来只是单箭头啊。
    我很快地收回在他们身上的视线,转而注视着眉开眼笑的中也。
    柚杏。中也不咸不淡地与柚杏打了声招呼。他们二者的关系是稍微有点奇怪的,按理说身为我的左臂右膀,左儿右女的,关系至少相处融洽。
    但是,柚杏对中也有股敌意。中也对经常向他冷着脸的柚杏自然而然熟络不起来。
    我不得不根据我童年的记忆中某二婚重组婚姻家庭儿童剧,来分析他们。这大概就是一山不容二宝吧?大女儿与小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我冷静思考下后选择谁都不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