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横滨异能组首领白濑

第8页

    [综漫]横滨异能组首领白濑 作者:梓凉凉凉
    第8页
    我只好顺着中也的话回应,我这不没摔着,抓牢了你的手吗?
    不必大惊小怪。
    显而易见,我的前半句话熄灭了中也的怒气,后半句话成功地提升了他的怒气点。不愧是我啊。
    中也脱口而出地反问我,那要是抓不住呢!?
    那就摔了呗。我寻思着抓不住站不稳,顶多就摔断腿,还能怎么样?
    中也闭麦了,他怒极而笑地试图平静下来再来和我对线,结果失败了。中也选择怒气冲冲地跟我说,我生气了。
    为了给我一深刻的教训,中也深吸口气地睁大眼睛告知我惹他生气的后果,我决定半分钟内不和白濑说话。
    ……我双手改成插兜地靠在树杆处。
    几秒过后,中也忍不住回头望我,小小声又泄露着他不可明说的失落与委屈,白濑,你为什么还真的不和我说话?
    不是你让我别和你说话,好让你静静平复下心情的吗?头脑反应慢半拍的我琢磨出,原来这是中也的口是心非。
    我思考下重新开启的话题——
    嗯,我凭本事摔断的腿,没有什么毛病。
    中也这回真的被我气到了,他头也不回地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了。
    ***
    距离上回把中也惹生气后过了约莫半天的时光里,我总是在街角拐角处撞见他隐隐约约的衣角,在树枝上听到不远处的中也打游戏的声音。
    无处不在啊。
    每当我准备凑过去给中也说话时,他就铁了心地不理我,把我当一大团空气。
    我不说话时,中也就更生气了,浑身散发着他是小猫咪,他有错也是你的错,你为什么不来抱抱他哄哄他的微妙气息。
    直至我把不听管教的橘猫中也堵在墙角时。
    后者不自然又有点期待地注视着我,甚至学会先发制人的那一套,自然而然地反问我,干嘛,白濑?
    被中也的直言直语给弄得我思绪都混乱了。
    我把撑在中也头顶的左手给挪开,老老实实地对他说道,我忘了。
    中也原本充满希冀的眼神瞬间黯淡无光,没有什么力气地试图将我依旧安放在他头顶的右手拨开。
    中也。我决定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我故作深沉地开腔,你为什么不理我?
    你为什么生我的气?开口第一句后,我逐渐地找到感觉,渐渐地开始理不直气也壮起来,越说越顺。
    你还故意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晃悠。
    又不和我说话。
    中也的脑袋上冒出了许多问号,原本无精打采的眼里突变成死鱼眼。
    这招无理取闹直接打得中也猝不及防,措手不及。
    明明是你。中也嘴角反弧度地下弯,不可思议地指出是我的问题。但凡我讲点道理,我就不可能打架这般厉害了。
    我坚持遵循嘴不动,就手动的原则。后来深深地发现它的好处在于,打架后神清气爽,对方连话都憋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过要我原谅你可以。我继续贯彻不讲道理的思维理念,我们来打一架吧。不管你对不对,请你先给我认错(划掉)。
    哈?中也不可置信地发出问号。
    空旷的羊组织地面上,多了我和中也。
    其实原本我们不在这处打,是柚杏面无表情地推窗示意,别跳了,要跳去练武场跳。
    哦,我只好乖乖地领着中也前往羊的这处无人大地上约一架。
    来吧。我收起了挂着的笑容,一本正经地向另外的玩家中也发出邀请。
    后者勾起兴致地同意。
    我们一触即发,尘土飞扬。和中也打架很容易将自己弄得满身是灰尘的腐朽味道,反正我全身上下都被中也的异能力弄得都是味道。
    哪怕后来我晃一晃脑壳,总觉得从里面出来的除了水就是沙尘。
    全身是运动完的黏糊糊的我,倍感不舒服地靠在地上歇一歇缓缓精神。正当我打算和中也友好交流着技术时,我扫视到莫名其妙地将我和中也围起来的羔羊们。
    总觉得自己头次卖艺成功了呢。要不下次和中也约架前,干脆在地上放个捐献箱。从此发家致富不是梦。
    双手支撑在地上的我被躲在角落处的围观群众柚杏给喊走了。
    柚杏从吃瓜人群中探出她不显眼的脑袋,和我走了。
    我能感觉到背后来自中也的火热(?)视线,以及明里暗里的不明注视。前者似火,灼热却不至于将我烫伤,后者是刀,缓慢地以眼神一步步地试图将我切割。
    越来越如我所愿的场面,应该没什么问题。
    我感到无趣地捂嘴打了个哈欠。
    柚杏张嘴就来的彩虹屁把我给夸懵了。
    我杏姐说,白濑你跳得真好。
    生活不易,羊王卖艺。
    第6章 羊王白濑   睡觉觉*晃醒你
    我弹跳在屋檐处吹略为狂野的夜风,感受它呼啦啦地泼过我脸上的凉意痕迹。直至听到屋子内传来小小的推门而入声音。
    是谁?
    我怀着好奇的念头往地下探头,恰好与张望着空无一人的卧室而走出来的中也对视上。
    白濑!原本有些迷惑的中也瞬间眼神亮晶晶地。
    你大晚上不睡觉,在我房间溜达干嘛?自打我学会了先发制人这一套路,我就把它奉为我的行为准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