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横滨异能组首领白濑

第123页

    [综漫]横滨异能组首领白濑 作者:梓凉凉凉
    第123页
    “白濑…年度体检,你是不是逃避了?”红叶姐忽然关心起我的健康状况。由于我的心不跳问题,我表现得异常抗拒。
    我心虚地点头,“去了。”
    “建议下回年度体检着重检查视力。”红叶姐说完,把米莎的玩具递回给我,头也不回地奔向工作的康庄大道。
    所以我认为红叶姐的态度过于暧昧,故而她算我方的半个支持者。
    太宰显然对我的审美能力心知肚明,他已然完全不指望我出来替他做主,可能还担心我对白兰的表述深深赞同。
    恭喜太宰提前猜中我心底的看法。
    他更换成自救模式,“我可是天生丽质难自弃。”
    “生怕这容颜过于夺目,才舍己为人地选择用绷带将其缠绕半圈,以免影响大家,使得大家为我大打出手,那就不好了。”
    太宰感慨着倘若他的貌美能足以杀人,怕不是横滨已经陷入无人生还的局面。
    “得了吧,太宰。”中也抖动他因极其不适而产生的鸡皮疙瘩,认真地劝太宰适可而止,小心被我们临时结盟打宰联盟的三人围殴。
    我双眼无神地止住准备点菜的行为,“别在饭前提这种事情啊。”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白兰难得没有见缝插针,乘胜追击,反而是放大了她脸上的笑容。她娇嗔对我撒娇,“唔。亲爱的,辣眼睛的看多了难免伤眼睛。”
    “看看我来洗眼吧?”白兰顺势歪头朝我wink,她的每根发丝无不配合她的卖萌攻势。
    未等我欣然接受白兰的提议,身旁另一侧的中也不干了。他直接上手,强行把我掰回来正面朝他,背对原本胜券在握的白兰。
    “我难道不是白濑心目中最好看的吗?”中也直言点出我曾夸赞他美貌的实情。
    惹来白兰的危机重重视线。
    白兰阴恻恻地在我逐渐发凉的背后说道,“我记得某位李姓先生曾对我的颜值赞不绝口。”
    “还在我生日宴上活脱脱地对我夸赞长达一千字的小作文呢。”
    “如今看来…”有从白兰的咬牙切齿中感受到横滨即将到来的冬日凉意。
    中也耿直地回应白兰,“那你去找那位李先生算账就好了。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
    好崽崽,你可是一举之力把你爹坑进了坑底,甚至边给我埋坑边在找我人跑去哪里。
    “……”我决定学习太宰的那套自救方法,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是别人即可顺利完成目标。
    “你说说你心中的到底谁最好看呢?”白兰凑过来犹如阴魂不散的女鬼状,在我耳畔边低语。
    “那必须是太宰啊!”我毫不犹豫地把锅(答案)脱口而出。
    “你瞧瞧他的水润电眼。”
    “微启的红唇。”
    “是不是令你上头?”这样仔细研究,太宰的五官尚可,就是组合起来各个有各个的想法?
    反正我夸不下去。
    太宰给面子地配合我的演出,他从蒙圈状态脱离而出,切换成我夸赞到何处,他就极其配合地抬起来,向在场剩下二人展示。
    “由于太宰的优点过于繁多,我在此就不一一叙述,如果有兴趣,欢迎致电我的私人号码。”
    “我是太宰治子…治的临时经纪人,有活动请务必致电给我。经费好谈!”幸亏我吞咽速度过快,小心地避开即将被我踩中的雷点。
    “唔,白濑是要给我发钱了吗?”明面上是询问姿态的太宰,毫不犹豫地伸出他的爪子,示意我给他分成。
    你还没给我白扒皮赚钱,就指望从我兜里拿钱?
    做梦。
    “你还真是喜欢他啊。”白兰幽幽地传来突兀的一句。
    在场氛围直降冰点。
    第77章 港口mafia上升期白濑
    截止至上回的温泉一日游后, 我再也不曾碰见与我不欢而散的白兰。倘若不是同班同学暗戳戳地询问我白兰兄妹为何无故退学,我甚至不清楚这件事情。
    给白兰发的短信仿佛沉入大海,连已阅的痕迹都没有。更别提, 对方长期处于无人接听的通话状态中。
    按理说,白兰兄妹背后的国外势力尚且与港口mafia达成一致共识,且不曾听闻对方有什么明面上的情况变动。
    就当我倍感疑惑之时,我收到来自白兰打包的、原本隶属于她们旗下的大部分势力,由汉尼拔医生牵头转接给我。
    “医生, 你知道白兰的去向吗?”我不再选择含糊地试探招数,而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开门见山地提问。
    我放下手中已由白兰签字署名的交接文书, 直勾勾地凝视着汉尼拔面容上细微的表情波动。
    汉尼拔依旧保持工具人的微笑,他坦诚地说道,“连与白兰女士关系最为亲密的你,尚且不知道的事情, 我作为一小小的没有实权的普通医生,又如何能得知?”
    对于对方的推脱,抗拒与我的合作。我只能抛出直击人心的一名字, 我轻轻地念出, “米莎。”
    我如愿以偿地捕捉到汉尼拔眼神的转变, 后者长叹口气,苦笑地说出声, “真的把我的把柄老老实实地抓紧在手心呢。”
    汉尼拔感慨过后,他给出他口中的实情——
    “白兰女士只是委托我在两个月后,独自前往她的住处取得资料。”汉尼拔低头在他的手机中滑出相应的、寥寥无几的他与白兰的聊天记录,示意他的清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