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横滨异能组首领白濑

第126页

    [综漫]横滨异能组首领白濑 作者:梓凉凉凉
    第126页
    非常不可。
    索性,太宰不知道。也幸亏他不太清楚白兰在我的事情上习惯留一手的行为准则。
    ****
    “太宰呢?”下班回家的老实人中也,四处环顾一回够开始询问我关于某只宰的下落。
    我甚至眼皮子懒得支撑起来,睡眼惺忪地回应中也的小困惑,“他和新的朋友喝酒去了。”
    太宰挺喜欢他新认识的坂口安吾与织田作之助。
    已经大幅度地把骚扰我的时间分摊出去给另外的倒霉鬼,特别是那位名为织田作之助的红发男人。
    他看起来意外地不太像名金牌杀手。
    更多像是沉默寡言的新手奶爸。
    太宰许是因为常年缺少如山体滑坡般的父爱(划掉),他毫不犹豫地往织田作之助身旁凑去。
    我乐得自有个清净。
    “首领的身体最近看起来不大好的样子,气色也很差。”中也从埋头苦吃的模式中切换出来,抬头冲我说道。
    “嗯。”我点头赞同中也的说法。
    但是由于中也基于对森首领医生出身的身份从而倍感盲目自信,我没有引导中也往别的方面想,而是任由这个话题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约莫几个月之后的时候。
    森首领是在开会之时,不治身亡。他死得突兀,但是不同于先代时期的刺杀,而是无法避免的疾病。
    他的死亡杀得太宰措手不及。
    准确而言,是把我和太宰的竞争提前对上。
    白兰的援助才是真正地令太宰措手不及。
    ****
    没想到,我任职后第一位来访的客人,会是齐木楠雄。
    在白兰的漫画里,这位超能者反复地在尝试,却屡屡失败。
    “病毒不是引入。”我为白兰纠正下,“他们的介入使得这个世界的时间线混乱,导致疾病的提前喷发。”
    我向齐木楠雄说着你我心知肚明的话语。
    “你应该试过很多次的调整重置吧?”结合我曾看到的漫画结局,不难猜测对方的补救措施。
    “可惜…只有这次的…还算正常。”
    “所以只能停留在这里。”
    对于我前面所述,齐木楠雄听完沉默片刻后,不禁发出奇怪的问题来问我,“那么,你的代价是什么…”
    “我可不是那样无私的人。”我坦诚地说道,却对齐木楠雄的问题避而不谈。
    “能让异世界来客的两位同位体同时脱离出去,使得被牵连到范围影响降低。”齐木楠雄面不改色地指出。
    遗憾的是,齐木楠雄的措词形容听起来无不像是正义人士那派任务所做的?反正与我的画风截然不符。
    “我确实付出丁点代价。”我把所谓代价告知给对方。
    代价,显然与我后续从中收获的不值一提。
    齐木楠雄没有说话。他以什么姿势瞬移进屋就以同款的姿势回归。
    ****
    自打我上任以来,太宰开始放假(才怪)。
    太宰被我外派去管理白兰的派系。这叫做恶人自有恶人磨。中也崽崽敏锐地察觉到当初我和太宰的水深火热,他小小声地过来询问我——
    “怎么就放心让…”托太宰的福气,中也不仅对我有好脸色,还异常地嘘寒问暖。
    “没问题的。”位置没做热就被赶下来,那我还不如收拾收拾去读书得了。
    面对我与傻白甜如出一辙的憨憨宽慰,中也欲言又止。我忍不住把部分实情告诉给对方。
    白兰的同位体,也就是男版白兰。他留下一份大礼,适合聪明人玩耍的大礼。我考虑过被我送入异能者专门的看护中心养老的涩泽龙彦,也考虑过与我几面之交的病态心理者费佳。
    前者深受看管,转赠给他难免会引起上头的密切注视。后者对我当初的建议蠢蠢欲动,他似乎渴望尝试没有异能者(只剩怪物)的世界。也许,他是位伟人,愿意舍己为人地以身为饲料,来投喂怪物们。
    显而易见,以上两人均不是我能掌控的。
    唯有太宰,我可以用虚无缥缈的爱意把他困住,令他深陷无法动弹的爱的泥沼。
    第79章 港口mafia首领白濑
    成为港口mafia首领以来, 我总觉得和往常的日子没有太大区别,尽管我的发际线隐约有前任森首领后移的架势。
    其他地方,除了太宰的出现频率直线升高以外, 别无太多异常。
    比如,现如今我的床铺上。
    一只毛毛虫扭动般的太宰从被窝里探出他毛茸茸的脑袋来,眉开眼笑地冲我打招呼,“白濑的被子似乎施展了神奇的魔力。”
    “我已经牢牢地黏住,动弹不得了呢。”太宰软绵绵地抱怨着。他话锋一转提及我魔法少年的身份, 故作玄虚地感慨着,“不愧是魔法少女白濑酱。”
    明明是自己钻进去,还试图把锅甩至我的身上?但凡太宰的异能力不是人间失格的屏蔽系能力, 我就用库洛牌教他做人。
    “但凡我会半点魔法,我先把你固定在位置上。”
    我的话语尚且未完全脱口而出,太宰抢先一步地饶有兴致反问我,“是放置吗?”
    “人家也不是不能接受这种play哎?”太宰扭捏着侧过脸, 露出半边脸的羞涩绯红之意。
    许是我沉默时长快赶得上太宰的成长速度。后者忍不住回头,暗中观察我的神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