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横滨异能组首领白濑

第128页

    [综漫]横滨异能组首领白濑 作者:梓凉凉凉
    第128页
    果不其然,太宰万分配合地转移中也的注意力。
    第80章 完结章   无法逃离的爱。
    黑西装, 白绷带。
    太宰背对着落日余晖的柔和光芒,踏入我的卧室。他手提着令我倍感眼熟的酒瓶。如若我的记忆没有出差错,太宰自顾自地开启的美酒出自中也的宝藏库存。
    见我敏锐地捕捉真相, 太宰弯起眉眼,将他虚幻的表情肉眼可见地变得真实起来,他光明正大地说着赃物的来源,“之前错过给我们亲爱的白濑庆祝。”
    太宰稍作停顿,手中倒酒的举动没有任何迟疑。
    “现在正好补上。”太宰递给我酒杯, 鸢色的眼瞳不经意地同我碰撞,敛藏起瞬间外泄的些许复杂情绪,自然地过度至纯粹无杂质的笑意, “恭喜。”
    冷不丁而又迟来的道贺。
    “你是指,偷拿中也的酒来和我庆祝?”我自动忽略太宰的表皮假象,玩笑似的口吻调侃和我闹别扭足足有几周有余的太宰。
    我不知道太宰在他所谓的外挂里究竟窥视到什么内容,足以让他突然奋起往前冲, 争夺权利。
    但不妨碍我背靠白兰的大树。
    说起来总觉得我和凤凰男,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呢。拿着前世恋人的供给养着这辈子的小情人,完事后利落地从前辈子的爱人桎梏中脱离而出。
    似乎可以考虑出本渣男的自我修养手册。
    受害者一号白兰、二号太宰、三号中也。
    正当我有模有样地思考起我未来的副业发展时, 太宰的酒杯轻轻地碰起了被我漫不经心捏在手里的杯子。
    一饮而尽。
    “首领大人。”太宰浅淡的唇色沾染上酒的红意, 犹如天边泛起的艳丽晚霞, 绯红、惹眼不失诱惑。
    带有红酒气息的唇瓣贴近我的耳畔边,低吟着浅浅的话语——
    “你不会只看着我独饮吧?”太宰将头颅挪到我的面前, “好歹配合一下衷心下属的祝福吧?”他歪着脑袋,睫毛颤动地说着,模样看起来已有醉意的架势。
    太宰趁我沉默时,猛然夺回我的杯子,状似恍然大悟地说道, “放心,没有毒。”
    话音刚落。
    他直直地啜了几口。
    顶着亮晶晶的眼眸,靠近来。
    我以另类的方式品尝到中也私藏的美酒味道。
    唇瓣彼此贴近的空隙,仅仅剩下轻浅的呼吸声。
    怪不得,专门挑选中也不在场的日子里。
    合着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以下犯上的蠢蠢欲动。
    从封魔时刻的傍晚,步步逼近到月明星稀。
    枕边传来愉悦不成调的哼唱声,太宰撑起手臂,侧着身来注视我,“口是心非的白濑酱。”
    “超甜。”
    我没好气地避过他的视线,“你知道你看起来像什么吗?”
    太宰眨眨眼,垂下手臂,配合我地回应,“你的男人?”
    “……”
    见我无言以对得甚至恼羞成怒的姿态,太宰立马见好就收地改口,“那就首领的男人。”
    好了,妖妃宰可以闭嘴了。
    太宰皮了几下倒是身心舒爽,他朝我伸手发出突兀地邀请,“有没有兴趣兜兜风?”
    开中也的私藏货,请我喝酒。
    骑中也的小机车,带我吹风。
    “你可对中也好点吧。”我忍不住地吐槽出声,趁着中也不在家随意作乱,各种妥妥的讨打行为绝对会被中也秋后算账。
    “当然,我是那种不爱护养子的恶毒后妈吗?”
    恶不恶毒一回事。
    你想当中也的爸爸是第二回 事。
    “我建议你等中也回来,在他面前复述一遍你方才的语句。”没被打死,算中也心宽。
    夜间人少。
    除了亮起的路灯,便是风驰在马路上的我和太宰二人飙车组。
    趁着街头别无他人。我凑上前,贴着太宰的耳朵询问,“你有没有后悔…”
    话语脱口而出,我顿时索然无味。
    人都会得陇望蜀。
    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全都要。
    只是太宰选择了我。
    有什么意思呢。
    我不明白他对我的执着,只能归因于平行世界的我过于出彩,勾得他心思全然花在我身上。
    “什么?”显而易见风声盖住了我的问话,太宰偏过头反问我。
    “没什么,我就想问你有驾照吗?”没有头盔,全靠一身浩然正气驾驶,绝对亲人两行泪。
    我可不想到手来的首领职位,终结于和下属的游玩中意外车祸。
    “……”太宰理直气壮地回应我,“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
    “放心,我绝对不会轻易地…”前方顶风的骑手太宰口中说着保证的言语,身体格外诚实地直冲冲往前开去。
    入目的为平静如镜的湖面。我的内心升起不太受自我控制的念头。
    太宰接下来若无其事的开口,证实了我油然而生的猜测,“车好像失控了呢,白濑。”
    赶在离湖面不近不远处,我拽住太宰的腰肢,给出当机立断的反应,“我数三秒后一起跳车吧。”
    我盯着距离机车越发靠近的柔软草坪,示意太宰老老实实听话,“3…2…1…”
    但凡听人言劝的就不是太宰治。
    临门一脚之际,太宰灵活地挣脱了由我双手抱紧他的束/缚。没有回头地随着失控的机车堕入镜面,直至掀起一阵喧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