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男团选秀重临巅峰

第342页

    在男团选秀重临巅峰 作者:持续修仙
    第342页
    休假。
    一个想想就让人愉悦的词。
    牧旬现在挺饿的,但不太想动。他一偏头,就看见还在熟睡的韩郁辛。
    考虑到现在已经在休假了,牧旬决定稍稍偷个懒,来个回笼觉。
    等牧旬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
    发觉牧旬醒了过来,韩郁辛给楼下打了个电话,表示可以送餐。
    结束巡演后,牧旬恢复了以往的低调,化身为宅男本宅。
    除了晨跑以外,他都是在家里待着,写歌练舞也都是在家里,一点都不想出门。有什么需要的直接叫外卖,要么就让韩郁辛带回来。
    用他的话说,巡演的这段时间跑够了,现在觉得出个门都是种消耗。
    当然,偶尔粉丝们嚎得太狠了,牧旬也会开直播。内容就是跟众人一起工作。
    早上,牧旬去晨跑,买好早餐准备回去,却听见个细微的动静。
    按照以往的习惯,牧旬是不会去在意这些的,可今天不知怎么的,也许是过于清闲,他循着声音走了过去,最终将目标放到纸盒子里。
    声音是从个纸盒子里面传出来的。
    牧旬犹豫了下,走过去蹲下来打开盒子,发现里面是只狗狗幼崽。此时它蜷缩成小团,似乎随时就能一命呜呼。
    察觉到光线,它睁开黑宝石似的眼睛,眼睛湿漉漉的,张嘴无力地呜咽着,看上去像是求救。
    与狗崽崽对视三秒,自觉做不到转身就走,牧旬拿出手机,百度遇到遗弃的狗要怎么办。
    并没有要养宠物的想法,牧旬首先pass掉收养的选项。
    送去医院检查健康情况,然后送去收养所。牧旬确定接下来的路线。
    牧旬迟疑着伸手过去,轻轻碰了碰狗狗。那狗狗注视着牧旬,似乎没有力气动弹,只能小心翼翼的动动鼻子。
    “送你去医院。”
    感觉跟狗说话有些奇怪,但牧旬还是将计划说出来,然后放慢动作捧起纸盒子,带着它离开。
    将其送到兽医院,牧旬直接说是路上捡的,那医生便明白了,开始进行检查。
    狗崽崽被医生接触的时候,整个警惕起来。它露出幼齿、瞪着眼睛发出低吼,像是警告着医生不要靠近。
    紧接着,在视线接触到牧旬的那一刻,狗崽崽猛地停住挥舞爪子的动作,恢复成安安静静的模样,丝毫不见刚刚的凶狠。
    之后的检查,狗狗一直很安静,就连验血也没吭声。只是眼睛一直望着牧旬。被医生抱着翻身的时候,脑袋还跟着转动,确保能够看到牧旬。
    体检结果并不理想,狗崽崽有很多毛病,需要住院观察。
    牧旬给办了住院手续,并且安排专人照顾。
    此时的狗崽崽因为得到些治疗,看上去精神了些。它表现得很乖,不叫不闹,任由医生们动作,十分的配合,就像个成熟的小大人。
    在看见牧旬过来的时候,它立即恢复成幼崽崽,抬起鼻子朝牧旬那里嗅着,然后发出丝汪呜的叫声,声音小小的,不凶,像是撒娇。
    “它很喜欢你。”医生见状,笑着道。
    牧旬没说话。他并不准备养宠物。做成这样已经是极限了。
    了解下出院时间,牧旬便准备离开了。结果不知道狗崽崽是不是发现了他的打算,一直冲人嗷呜地叫着,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好好待着,治病。”无奈,牧旬安抚着。
    狗崽崽抬头想要扒拉牧旬,可浑身没有力气,只能虚虚晃着尾巴,眼巴巴望着牧旬离开。
    等到了出院的时间,牧旬来到医院,找到狗崽崽。此时它的精神比起初见面好很多,在看见牧旬的时候,先是动了动鼻子,然后小跑着冲过去,在牧旬面前半米停下,望着他拼命摇着尾巴,姿态十分亲昵。
    牧旬有点意动,升起丝养宠物的念头,可是想到网上看的那些养狗注意事项,这丝意动就被掐灭了。
    他不认为自己能够负起责任,倒不如送到收养所,给专业的人养着。他找到本市最好的收养所,将其送了过去。
    如此一来,也算是完成了一桩事。牧旬如此想着。
    可事实证明,他太天真了。
    第二天晨跑的时候,牧旬刚刚走出公寓,就发现旁边有只狗崽崽,眼熟得很,正是应该在收养所里的那只。也不知道怎么跑出来的。
    “怎么出来了?我送你回去。”牧旬走过去,却见狗崽崽往旁边退了退,明显不想让牧旬靠近。
    牧旬又往前走了两步,那崽崽也跟着退了两步。
    牧旬不再靠近,转而去晨跑。偶尔回过头看去,就见那狗崽崽迈着小短腿跟着跑。
    狗崽崽远远跟在牧旬身后跟了一路,等牧旬结束晨跑回公寓的时候,它就坐在马路旁边看着。
    牧旬想到狗崽崽目送自己回公寓的那一幕,重新走回去想将其送到收养所,却发现它不见了踪影。
    第三天,牧旬晨跑的时候,又看见了它。
    似乎察觉到牧旬想送它去收养所的意愿,每次牧旬靠近,它都往旁边退去,然后又远远跟着。
    一连好几天都是这样。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执念。
    ……
    今天下雨,没办法晨跑,牧旬干脆在家里练习。
    “怎么了?感觉你有些烦躁。”韩郁辛问。
    “没事。”牧旬放下杠铃,如此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