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男团选秀重临巅峰

第347页

    在男团选秀重临巅峰 作者:持续修仙
    第347页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二十、罐盖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罐盖15瓶;瞑煜10瓶;是七七呀(●°u°●)4瓶;清铃1瓶;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49章
    常芷,演员。刚拿到最佳女主角,被称赞为厚积薄发的实力派。
    本命是牧旬,入坑七年依旧没出来,没意外这辈子都在坑底躺着了。
    说起与牧旬的初见,格外神奇。因为公司给她买的热搜被牧旬给压了。
    作为非酋本酋,常芷早已经做好出幺蛾子的准备,但现在想想其实还挺幸运,毕竟与偶像同框的机会并不是谁都能有的,特别还是在热搜榜上。这大概是祸福转换、辩证看待事物。
    圈内人总是会了解很多内部消息,因为知道的事情太多,滤镜都给碎没了,所以常芷之前都是不追星的,基本就是站在外面吃吃瓜,养养鱼,一夜情更是数不胜数。
    但牧旬是例外。
    反正后面发生了123n件事后,可能是对方为人处世的态度,可能是对方的能力素养,可能是对方的人品和理念……常芷就这么入坑了。
    演员的压力很大,苦的要命,常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着死磕。可是看着牧旬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她觉得作为妈妈粉也不能拖后腿,总得有点成绩,所以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过下去了。
    然后在刚刚,拿到了最佳女主角。
    听到那个结果的时候,常芷整个人都是懵的。
    她出息了。她终于不是拖后腿的了。这是常芷心里的第一想法。
    同批次的粉丝里,亩小迈新媒体创业建了个公司,萱萱子直博如今在研究所工作,另外一个小姐妹去当了模特刚刚走某全球知名时装秀……
    当初那批小伙伴都成了大佬,就她一个不温不火,为拍个电影消失了一年多,原本那点名气也消失得差不多了。
    结果没想到,这个电影居然拿了奖,自己还是最佳女主角。
    那可是影后啊!
    常芷恍恍惚惚如在梦中,结束颁奖后打开小群,果然见里面都在恭喜。
    【牛批!】
    【绿姐姐,你是最胖的!】
    【我差点激动得哭出来!听到我们的尖叫了吗?!】从熟悉的句式里找回实感,常芷嘿嘿两声,直接发了几个大红包,然后群里就迎来了抢红包狂潮。
    犹豫再三,常芷切换绿无常粉丝号给牧旬编辑了条私信,主要是庆幸能够成为对方的粉丝,你给了我前进的动力之类。等反应过来,她写到编辑的限制字数了。
    ……
    常芷看着那些话,罗里吧嗦过于矫情,多次删减后越看越奇怪,干脆直接将其删掉,重新编辑段话。
    【最近得到从业领域很有名的奖项,含金量很高,类似于影视界影后的层次,这是以前根本不敢相信和企及的高度。
    是你给了我决心,让我选择走这条路,谢谢。你经常说感谢粉丝的喜欢,说粉丝成就了你,可我们从你那里获得的更多。就像你说过的,喜欢是双向的,很高兴能够粉上你,希望你以后能越来越好。】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错别字,常芷选择发送。
    每天给牧旬发私信的人那么多,对方大概率是不会看见这个消息的。常芷也没指望会得到什么回复,她只是想给这个阶段画上个句号罢了。
    牧旬此时刚刚结束工作,正窝在沙发阅读私信。
    虽然账号上写着不看私信,但其实他偶尔还是会看一看的,了解下粉丝的近况。
    现在看的这个粉丝,说自己成为了高考市状元,全省第二,可以去自己喜欢的学府上学了。他曾经无数次想过放弃,是牧旬的音乐给了他力量,陪他度过了无数个日日夜夜。
    言语中满是激动、喜悦和感激。
    牧旬把消息看完,视线在对方id停留片刻,而后发了句话:【是你本身就很厉害。恭喜,好好学习,继续加油。】发送完,滑着看下一个消息。
    绿无常。熟悉的id名。
    在从业领域奖项,含金量类似于影视界影后?
    牧旬将这个私信跟事实串连起来。他记得对方,今年出演的那部电影很出名。
    牧旬:【恭喜你拿到奖项,今后也会越来越好的。共同加油。】发送完,他切换到下一个私信。
    私信数目因为过多而被隐藏了,具体还有多少条牧旬也不确定。他又浏览了几条,看得眼睛有些花了,这放下手机去隔壁练舞室训练。
    时间在指尖悄然流走。
    开门声响起,韩郁辛的声音传进来,语气带着些无奈。“木鱼。你看看自己脏成什么样子。”
    “汪呜~”
    “我不是在跟你玩,快点到箱子里面去。”见木鱼傻乎乎地绕着自己转,实在是受不了那傻乐的样子,韩郁辛直接把它拎起来放到箱子里,把箱子端起来快步走到卫生间,然后找清理用品。
    牧旬循声来到浴室门口,就见浑身是泥的木鱼。
    见到牧旬,木鱼立即精神了,摇着小尾巴叫唤着,这么一动弹,尾巴上的泥巴直接甩到韩郁辛手上。
    韩郁辛看着手上的泥,额角蹦出个井字。
    似乎察觉到惹祸了,木鱼睁大圆溜溜的眼睛,浑身僵硬住,活像是震惊的表情包。
    “怎么了?”牧旬倚靠在门边,询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