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男团选秀重临巅峰

第349页

    在男团选秀重临巅峰 作者:持续修仙
    第349页
    在闵亦的心里,牧旬才是那个画家。有着能够洞悉一切的眼睛,却温柔又包容,用画笔画出了希望与火光,拯救了很多人。
    而那个叫闵亦的人,不过是披着皮囊空有外表的卑劣的模仿者。
    事实上,闵亦最喜欢的是《海鸥》这部电影。
    在《海鸥》里,闵亦扮演一个双面角色
    表面阳光开朗,干净透彻,其实内里偏执阴郁,精神极度敏感。
    当时有人说,这个角色真吓人。讨人嫌。
    可闵亦看着那些负评却忍不住笑了,因为他知道,这才是他。
    当初拍这部电影的时候,闵亦真真切切把自己内心剥开。演技虽然还很生涩,但冲击力十足。也是这部电影,奠定了闵亦上升的道路。
    众人对于闵亦的评价很好,演技派,生来就属于演戏。
    闵亦的演技被公证,导演都愿意请他拍电影,剧本随他挑,喜欢他的人也越来越多。
    被这么多人喜欢,必然是开心的,开始也确实如此,实力被认可怎么可能不开心呢。
    可随着时间推移,闵亦看着那些负面评论,那些慕名而来的夸赞,那些趾高气昂的“指导”,心里的空虚和抵触却宛如黑洞般越来越大。
    他变得叛逆,开始玩乐。
    吸烟,飙车,派……其名曰体验人生,增加演技。可实际上,不过是为了寻求刺激,填补空缺。
    越是缺少,就越是渴望。
    这句话在闵亦的情感上也适用。
    他渴望接近牧旬,希望能从对方那里汲取力量和温暖,却又害怕靠近牧旬,担心会让自己原形毕露,把用心保持经营的形象销毁殆尽。
    烧烤店那次,是闵亦最后尝试,始于不甘,也预料之中地失败了。
    像是两条直线有了交点,之后便各自保持距离。
    一如隔着马路的两条人行道。
    闵亦坐在窗台边,想着过往种种。
    叮咚。
    手机提示音响起,他低头翻看着手机,是韩郁辛发了新动态。
    闵亦用小号关注了韩郁辛的账号,因为对方会时不时发布关于近期的动态,且多与牧旬有关。
    此时最新消息,显示发布在十秒前。
    这是个图片。
    牧旬站在沙滩上抬手遮着阳光,察觉到镜头,他眯眼斜睨过来,显出几丝懒散冷然。而在牧旬的脚边,是傻乎乎滚在地上的木鱼。
    矜贵冷淡的人,与蠢萌圆润的狗崽崽,倒是形成了奇异的反差萌,把原本的距离感削弱了,更加有亲和力。
    今天去看海了吗。
    闵亦用目光描摹着图片,想象着照相时候的情节。
    韩郁辛会喊牧旬的名字,两人一起享受日光浴、去海上冲浪,牵着手在沙滩上漫步,眺望绚烂晚霞……
    望着脑海中的那些画面,闵亦眼底似有微光浮动,他静静站在那里宛如一尊石像。
    半晌后,他放下手机,点了支烟。
    香烟在指间燃烧,点点灰烬掉落桌面。白烟自口腔吸入蔓延,宛如血液循环流动。
    “呼……”轻轻的声音响起。
    烟雾弥漫,缭绕至闵亦周围,模糊了他的眉眼,他的表情,他的……一切。
    彦薛落,圈内出了名的直性子。
    这种性格招来很多争议,喜欢他的人特别喜欢,讨厌他的人特别讨厌。两极分化极其严重。
    众所周知,彦薛落有个逆鳞,就是自己的歌曲。
    嘲笑他无所谓,但恶意抹黑他音乐的都是敌人!
    对于部分极端分子,刚开始的时候彦薛落是激情出怼,现在名气大了黑子多了,彦薛落就挑着头目激情出怼。
    真汉子不需要援手。
    嫌弃粉丝战斗力太弱,彦薛落明令禁止他们参战,让他们看着自己干翻对手。
    有时候兴致来了,彦薛落还会给那些挑事儿的黑子写段rap“致敬”,并且鼓励他们写出来,互相battle、diss,一起体会音乐的魅力。
    众所周知之二,彦薛落最烦的,就是被问恋爱问题。
    因为家里的那些破事儿,彦薛落觉得谈恋爱特别麻烦。恋爱有什么好谈的?他要跟音乐过一辈子!
    不仅自己如此,彦薛落觉得牧旬肯定也是这样,把一生献给音乐,这才是人生的意义所在!而且以牧旬那直男性格,妥妥的绝缘体。
    这波稳了。
    彦薛落甚至计划着,以后两人凑合着养老得了,到时候看看谁先挂。
    可彦薛落想七想八,独独没有想到,牧旬刚刚出国就脱单了!对象还是韩郁辛前辈!
    没过几天,牧旬直播自爆在谈恋爱!
    又过了几天,牧旬直接公开,当众出柜了!
    变故发生得太快。彦薛落直接裂开。
    他很失落,极度失落,而且很难过,说不上来的难过。
    彦薛落将这归结为,原本设想的养老伙伴被拐跑了,自己的计划被迫泡汤而产生的后遗症。
    不就是脱单了吗?伙伴没了就自己上!少了一个抢音乐的情敌,我开心极了,这种快乐尔等凡人都不懂!
    彦薛落冷笑声,拿起记号笔在墙壁珍重写下一行字:彦薛落音乐love,携手共进,相伴同行。
    从踏入娱乐圈的那一刻,路修然就明确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强烈的胜负欲,让路修然直接将目光放到金字塔最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