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影之秾秾

第 10 章

    幽影之秾秾 作者:流苏

    第 10 章

    “那她的神情有没有什么异常?”

    “我没看出什么来。她说四娘只不过要她帮着对付二娘,所以很轻松,后来我们还……”说到这里,他的声音低了下去。

    细审之下,金风和莺儿交待的倒也一致。

    “这样看来,难道周氏真的不是凶手?”捕头沉吟着。

    “哼!丁捕头,你看着办吧,反正她已经不是金家的人了,以后有什么事,都跟金家无关!”金不换脸色难看地说道,别的事都能容忍,可是她怎么敢做出这样丢人的事来?

    自从被金风推开之后,三娘就一直象个木头人一样呆坐在地上,眼神呆滞。听到金不换的话,她只是平静地抬起头来,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那一眼,即使是盛怒之下的金不换,也感到一阵寒意透骨。

    她的目光落在窗外那被冬风刮残了的枝桠上,轻声哼道:“庭树霜凋,一夜愁人窗下睡。萧帏风,兰烛焰,梦遥遥。金笼鹦鹉怨长宵,笼畔玉筝弦断。陇头云,桃源路,两魂销。”

    声音婉转凄切,闻者无不恻恻。也不全是她的错啊,他对她也并没有太多用心。他既没有在她身上投注感情,又有何理由叫她矢志不渝?金不换不由有些心软,可是看到那金风,又气不打一处来,“为什么……”

    “为什么?”她蓦然别转脸,目光如刀,“你怎么不问,为什么一个女人要守着空闺度日?为什么一个男人可以娶这么多房妻妾?为什么日子这么长,非得整天看着蜘蛛结网才能熬过去?”

    “蜘蛛还结了一张又一张网,可是你到南院来过几次?”

    “所以,你就跟这么一个人渣?”

    “他再不好,到底曾经喜欢过我,就算是死,我也心甘情愿!”

    鹊桥仙

    [14]:瞧不出那平日里斯斯文文的一个人,却也有这么刚烈的时候。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谁也不看,一个人游魂一样地往外走,所经之处,众人不由纷纷让开。一个灰了心,不存一丝生念的人,又有什么能叫她害怕?

    “金老爷……”丁捕头请示。

    金不换无力地摆了摆手,唯朝秾秾看了一眼,捕头见状识趣地退了出去。

    “丁捕头!”出得院门,追上来叫住他的是那个一直无比冷静的五娘吴秾秾,他一直搞不清楚她在这里头扮演什么角色,可是他派人查过,沉香街吴秾秾确有其人。

    “五娘!”

    “你打算怎么处置三娘?”

    “虽然目前看来,她似乎并不是凶手,但是她终归有嫌疑,我会派人盯着她。”

    “可否容我跟她说几句话?”

    周宓珠身影飘忽,看来毫无生气。“三娘!”秾秾在后头喊,可是她好像听不到似的并没有停住脚步,。秾秾追上她,拦在她前面,她才停住,眼神却空洞。秾秾又伸手扶她,她才仿佛从梦中惊醒一般,眼神有了焦点。

    “五娘。”声音是有气无力的,仿佛连疑惑都未曾有力气。

    “你要去哪?”

    “哈。”她惨然一笑,“走到哪里算哪里吧,没有人收留,阎罗王总不得不收吧!”

    “三娘,给你。”秾秾递过去一个锦囊,那是她匆忙之间收拾的一些银两首饰。如果善加利用,生计应当是不愁。

    周宓珠不明所以地打开一瞧,顶头就静静地躺着金不换常带的那个古玉扳指。她的眼泪刷地一下子涌了出来。

    “他说到底是他先对不起你,所以请你不要怨恨他,只是以后要带眼识人,如果外边过不下去的话,金家也不少你一口饭……”

    话还没有说完,三娘已经羞愧难当。金不换那样的人,肯做出这样的让步,已是不易。说到底,谁负谁更多一点呢?

    目送着三娘的身影消失在街道的尽头,比起刚才来,已经多了一两分生气和希望。秾秾感慨地想,女子的生命总是艰难的,因为始终都在寻找一个可以倚靠的肩膀,从未想过靠自己站立着。只希望今后她能用追求爱的勇气好好生活下去。

    新年将至,金府买了不少门神、钟馗、桃板、桃符之类的,希望能够借助神力驱祟赶鬼,从此之后平平安安,再也不会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

    “这是什么?长得可真丑!”阿紫指着门上新贴的门神,那是两个长相狰狞的人,一个曳着木杖,一个挽着绳索。

    “左神荼,右郁垒。”秾秾比对了一下左右的位置,约莫着是齐的,于是继续说道:“传说东海上有一座度朔山,上面有一棵覆盖三千里的大桃树,树枝下的东北角是一道鬼门,各种各样的鬼都从那里出入。桃树上有二个神仙,就是神荼和郁垒了。凡是作恶害人的鬼,他们就用苇索捆绑起来喂老虎,这样鬼就不敢害人了。”

    “真的吗?那我以后都不怕鬼了……”

    神怪故事对小孩子总是特别有吸引力,阿紫听得津津有味,直缠着秾秾再讲几个。秾秾揽着她,两个人说说笑笑地进了屋,这一幅暖意融融的景象落在信步走来的金不换眼里,自然又是另一番感受。

    “只有你,才能让她笑,才能令得这里温暖得象个家。”在紫楼里,瞅个众人不在的空子,他轻声对秾秾说。

    秾秾低头只是不言语,来这里已经多久了呵,好像并不到一个月,但她仿佛已经深深地纠缠进这些人的生活里。好像,她本来就是金家的人,有着这样可爱的女儿,这样深情的丈夫。

    但陈妈低着头端着茶水进来,她猛然惊醒。这个始终默默不语的妇人,她的存在提醒了她。这是紫夫人的生活,这是紫夫人的女儿和丈夫,她有什么资格能拥有属于那完美天人的一切!

    “讨厌!讨厌!你是个坏女人!”因为二十四日要请僧人看经,秾秾跟着金不换去了一趟郊外的无想寺。沿着花园小径独自走回来的时候,意外地听到紫楼里传出阿紫气愤的叫声。

    楼上,那个终年锁着的房间里,竟是一种剑拔弩张的气氛。

    鹊桥仙

    [15]:阿紫怀里紧紧抱着一个画卷,小脸上怒气冲冲,象只被惹急了的小兽,怒视着她口中的坏女人——二娘。二娘的脸上半是尴尬,半是恼火,自她掌管金府内务以来还无人敢挑战其权威,再加上这次清理紫楼,也是出自金不换的授意,因此她语气僵硬冷漠,很有些得理不饶人。

    “阿紫,快拿来,不要再耍小孩子脾气。”

    “不,不许你碰我娘的东西!”阿紫尖叫起来,一把拍掉了二娘伸过来的手。

    秾秾看到那墙上空出的一块,心里明白阿紫怀里抱的必定是紫夫人的画像,有些不忍,开口说:“二娘,就让她留着吧!”

    在一旁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陈妈朝她投过来感激的眼神,可是二娘冷冷地看了秾秾一眼,“收拾整理这个房间,是老爷的意思,看起来,五娘可真是得宠,已经完全取代了紫夫人的地位呢!”

    这话一出口,秾秾立即感受到了从阿紫眼睛里射出来的敌视的光芒,心里不由微微一痛,到底,她不是她的母亲,在这孩子的心里,即使是死去母亲的画像也比她来得重要吧。

    “你娘已经死了。”见秾秾不说话,二娘又对阿紫添油加醋道,“死了的人早晚会被忘得一干二净,还留着这画像干什么?快给我!一把火烧掉,反正根本就没有人想着你娘。”

    “不!”阿紫尖叫着,眼睛里迸出晶莹的泪花。

    第 10 章

    恋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