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幻]堕落女巫

分卷阅读37

    [西幻]堕落女巫 作者:情诗与海

    分卷阅读37

    [西幻]堕落女巫 作者:情诗与海

    分卷阅读37

    这等冒犯之事,还请黛安娜女士恕罪。”

    然后他在我有些惊讶地注视下,将旁边的老巫婆一剑刺死。老巫婆扑倒在地上,似乎想要说什么的样子。她袋子里的金币撒了一地,她挣扎着爬向那些金币,企图将它们再一个个放回自己的口袋里。圣骑士们鄙夷地看着她的举动,其中一个圣骑士直接踩上了她的手,她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彻底死去了。

    本来以为会有一场战斗的,但却转折成这样。我轻轻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然后那名圣骑士强烈要求我留下来过夜,他的这个请求真的很不知趣,但圣骑士向来都是那样不知趣的物种。

    不知为何我晚上突然梦到了白天的那个老巫婆,她浑身是血,颤抖地从地上捡起一枚一枚染血的金币,然后将它们一个一个吞入肚子里。我从梦中惊醒,身上是一层薄薄的冷汗。

    推门出去,月色空明,庭院里圣骑士正在练剑。

    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不只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他的表情在月色下显得有些冷漠。

    他没冲我打招呼,也没露出白天的尊敬我的模样,我们只是静静地对视了一会儿,然后我转身回到了房间内,但是我能感到他冷冷的视线一直黏在我的后背。

    白天时那个圣骑士队长又恢复了那幅彬彬有礼的样子,他带着圣骑士队伍送我出城,我以为他真的什么都不会说了,但在我要走的时候他还是压低声音说了一句,“您是黑暗信徒吧。”

    “如果按照力量属性来说的话,我是。”我回答。这没什么可以隐瞒的。

    “我不想质疑圣冕阁下。”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说道,“但如果是我在那个位置的话,我会对你们赶尽杀绝。”

    我轻轻地笑了笑,“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我不知道在我面前的就是未来在光明教会里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彼得教皇,当然现在的他只是个圣骑士队长而已。

    我在不知不觉中见证了很多。

    第三十一章 重遇刺客

    沙漠里的空气总是燥热的,身穿黑袍面容被黑纱笼盖的沙漠女人牵着骆驼从我身边走过,古老的泥黄色城墙那边,一小队身穿白色长袍的男人对着落日方向双手交叉着祈祷,和光明信徒不同,他们祈祷是不用跪下来的。沙漠里的河流总是不声不响的,我没有穿沙漠里的女人习惯穿的衣服,而是依旧□□着手臂和脸庞,这让周围很多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沙漠里的民族是热情奔放的,但同时又是保守的,他们认为女人不应该抛头露面。

    我回头看低矮的城墙上落日正贴着沙漠的棱线,大地被映得暗沉沉的,呈现出一种厚重的深红色。而远处的托着夕阳的浪般的沙丘似乎凝固了,整个沙漠像是一片睡着了的海。

    身旁传来沙漠子民们欢快的歌声,夜晚又要降临了,为了抵御夜晚的寒冷他们常常聚在一起围着火堆载歌载舞,男人们通常会炫耀自己白天打到了什么猎物,衣着保守的少女们会芳心暗许,以此结下一段美好的情缘。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独行,虽然为了伙伴复活而不顾一切,但孤独已经刻在了骨子里了。

    我站在光线照不到的地方静静的看着他们唱歌跳舞,他们随着鼓点起舞的节拍有着奇妙的韵律,如果是乔伊斯在这里就会告诉我这些是源于他们对古老神灵的崇拜,但现在的我当然什么都不知道,我想起的是德鲁伊,化身为自然法则的他一举一动也带着奇妙的韵律,仿佛他一说话,林间就有了风声。

    这样的狂欢节是一年中唯一女性可以放开自己的日子,男人们□□上身,涂着各色的花纹,我并不懂不同颜色的花纹代表着什么含义,而他们下身则围着各种兽皮,头上插着各色的羽毛。女人们被允许摘下面纱,她们穿着古典的民族长袍,手腕和脚腕上带着一串串贝壳、兽骨片以及小铃铛,贝壳和铃铛发出悦耳的响声。

    然后我突然感觉到一丝不协调的气息,我凝神看向火堆那边,那边的光线似乎有些扭曲,是错觉吗?一闪而过的黑色衣角久久停留在视线里,我的心情却忽然好了起来。

    广场上的喧闹声突然大了起来,我听到有人在大声喊:“抓到邪恶女巫啦!长老要将她当众烧死!”之类的话,这边跳舞的人纷纷停了下来,大家都抱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态向广场挤去。当然我也在人群中被挤来挤去,恍惚间有一只灵巧的手穿过人群摸上了我的钱包,我下意识地将那只手抓住,然后我看到了手的主人,那是个年轻的男孩,他愤怒地看着我,仿佛我做错了什么一样。我有些无奈地取出钱袋,想从里面拿出一枚金币给他,但他却一把夺过我整个钱袋,随后迅速消失在了汹涌的人群里。

    我有些瞠目结舌,但旋即又摇头失笑。最古老的巫师发明了点石成金,尽管魔法原理我并没有经过系统学习,但元素重组这样的把戏我还是会的。

    广场上的人很多,在人群中我看到祭祀用的台子上站着几个长老模样的人,而台子中间则绑着一个少女。我一眼就看出那个年轻女人其实并不是女巫,她的身上没有丝毫的魔法波动。长老开始诉说那个少女都干过怎样罪恶的事情,而我则在听到那个少女是前任失势首领的女儿时就明白了一切。

    群众当然是义愤填膺的,他们大声呼喊着请求当众烧死那个少女。

    少女并露出一种明显的克制表情,看得出来她在尽力围护着自己身为前代首领女儿的尊严,但是死亡的恐惧还是让她美丽的身躯轻轻颤抖。

    长老开始用一种古老的语言诉说着什么,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虽然以前没有听过这种语言,但长久以来的旅途也让我大致能分辨出来他在说什么。是一种古老的言灵咒语,与此同时空气中开始弥漫着一种圣洁却凝重的感觉。

    “噗”得一声,少女脚下的木柴瞬间燃烧起来,火光将少女的脸庞映照的更加美丽,少女的表情有些微微的扭曲,但目光里多了一种无惧的神色。我轻轻念动咒语,给少女身上加了个寒冰法术,让烈火难以侵蚀她的身体。

    正在这时,一个黑色的身影从天而降。弯刀出鞘,长老的头颅飞了出去,大片的血花绽放在台子上,而后他抬手,燃烧的木柴堆从中间炸开,众人发出惊呼声,连忙慌乱地躲避着四溅的火星。

    哇。这出场方式真拉风。

    黑影接触到少女后似乎惊讶了一下,然后他若有所感的看向我的位置,我冲着他微微一笑,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将少女抱在怀里,而后用飞爪直接飞走了。

    这时众人才反应过来,场面顿时一片混乱。尖叫声,谩骂声,祈祷声。我有些头晕脑胀,连忙退了出去,循着魔法的踪迹,一路走到一个小

    分卷阅读37

    分卷阅读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