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幻]堕落女巫

分卷阅读38

    [西幻]堕落女巫 作者:情诗与海

    分卷阅读38

    [西幻]堕落女巫 作者:情诗与海

    分卷阅读38

    巷子里。

    直接推开一个不起眼的小屋的门,我在里面果然看到了方才的少女,以及许久未见的——

    “鸦,果然是你!”

    我跑过去将他紧紧抱住,他的身体微微僵硬了一下,也没有拒绝我。那个少女看到我们的互动似乎非常吃惊的样子,她带着点矜持和高傲地对我说:“我是哈丽德·阿玛特·费迪勒本蒂·沃菲格·法哈德,很高兴见到你,年轻的女巫。”

    看来鸦已经将我的身份告诉了她啊,但她的一长串名字还是让我头晕了一下。

    那一长串名字的少女,姑且就用哈丽德来称呼她——她说他本该继承下任首领的,但惨遭奸人陷害云云……这样的戏码百年中我都见了很多次了,所以我并没有多大的触动,不要说我心狠,因为真的见过太多次了。我感兴趣的是鸦为何会救她,而鸦在看到我疑问的眼神后,淡淡地说道,“受人所托。”

    哈丽德的眼睛亮了亮,老实说她真的是个很美的姑娘,眼睛很大,睫毛很长,古铜色的皮肤和略厚的嘴唇显得性感而迷人。然后她用一种带着浓郁异族风情的通用语问道,“是阿卜杜勒叔叔么?”

    “我问他有什么遗愿,他说让我救出你。”还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很有鸦的风格,但其中包含的信息量略大。

    哈丽德的表情有些痛苦,她的肩膀在轻轻颤抖着,“阿卜杜勒叔叔也死了啊……”

    鸦面无表情地看着哈丽德痛苦的模样,我有些责备鸦的不解风情,不过鸦向来都是这幅木讷的模样,让他安慰女人还不如让他去和乔伊斯搞基呢。所以我清了清嗓子,正要说什么安慰的话后哈丽德却变了表情,“你们可以帮我登上首领之位么?我可以给你们金钱,权利,以及你们想要的一切。”

    画风转的有点突兀……哈丽德虽然问的是“你们”,看的却只有鸦一个。鸦还是没回答,仿佛被问的人不是他一样。直到哈丽德看了他很久,他才带着点茫然也带着点木讷地说,“我听黛安娜的。”

    我突然为哈丽德感到有些悲哀,我能看得出这个年轻的少女对鸦已经动了感情,然而像鸦这样的人……

    我和鸦在这里停留了三天,在这三天鸦出手杀掉了不少反对派的人,而哈丽德看向鸦的目光愈发的痴迷。这三天中哈丽德也表现出她骨子里强硬的一面,看起来她无愧于法哈德的姓氏的。我对鸦赞叹道我不敢相信哈丽德单薄的身躯居然蕴含着如此的力量,鸦一边用刀削着木头一边头也不抬地说,我也不敢相信你的身体里居然有那么强大的力量。

    我有些讷讷地看着他,他将雕刻好的木雕抛给我,然后转身进了房间。

    我把玩着那个木雕,他雕的是我,然后我突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三天后我带着鸦对着皇宫里王座上的少女提出了离开,哈丽德的表情变化莫测,如今的她和三天前似乎已完全不同。最终她还是忍不住说道:“鸦,你为何要和这个女人在一起,她是那么的弱小,根本配不上你!”

    鸦有些奇怪地看向哈丽德,他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话,但哈丽德又开口了,“黛安娜,你敢和我举行生死格斗么?只有生者才有权利继续留在鸦的身边!”

    “拒绝。”鸦淡淡地说道。

    “为什么?”哈丽德得表情冷了不少。

    “你不是她的对手……她不是你想的那么弱小,我也不是她的对手。”鸦的措辞还是有些木讷,但是他依旧表达出了自己的想法,“你会死的。”

    哈丽德的表情有些惊讶,她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眼睛泛起了光,“你不希望我死吗?鸦?”

    “是的。”鸦缓缓地说道,“如果你死了,黛安娜这三天的努力就白白浪费了。”

    那一刻我以为哈丽德会对她的侍卫们下达诛杀我们俩的命令,因为她的表情实在是太可怕了。但最终她还是颓然回到了王座上,向我们挥了挥手告别。

    这是我们与日后大名鼎鼎的沙漠女皇哈丽德唯一的交集,后来我听说哈德利女皇特别喜欢豢养男宠,而且她将所有男宠的舌头都割掉,因为她讨厌她的男宠对她说话。

    我不知带该用何种表情去复述现在的她,但鸦却想不起来哈丽德是谁了,当初的事情只是他偶然为之,他向来是缺少感情的刺客。只有杀人的时候还有这种时候,我才能想起他其实是个刺客的事实来。

    “我还以为你会和乔伊斯在一块儿。”我说道。

    “我也以为,但是……”鸦沉吟了一会儿,似乎觉得解释起来太麻烦了,索性就沉默了下去。

    我看着他被落日余晖映照的侧脸,突然笑了起来。

    鸦安静地看着我,一言不发。

    我的笑意渐渐消失在脸上,然后我轻轻地说道,“我离开路德维希了。”

    “嗯。”鸦依旧安静地点头。

    “鸦,我……”

    “芙兰。”鸦却打断了我的话,他将手中未成形的木雕捏成了碎片,我看到木屑从他的指间划落,被沙漠干燥的风吹散。然后他才说道,“你们负责其他,而我只负责杀戮。”

    一时间沉默了下来,我随着骆驼的步伐起起伏伏,风卷着沙子吹过,幸好我在那边买了头巾,否则会难过的很多。

    我不由地问了一句:“直到现在仍是如此吗?”

    鸦又好久都没有回答,他本就是不善思考这些和表达感情的人,而我如此的咄咄逼人倒也是第一次,如果是德鲁伊的话肯定大惊小怪地问我究竟怎么回事,但鸦不会。他思考了很久很久才说道,“我可以吗?”

    “你当然可以……”我有些摸不准他究竟在指什么,但还是顺着他的话说,“没人拦着你,也没人能拦得住你。”

    “我自己。”他静静地说道。

    我顿了一下,才明白他的意思是他自己拦着他。

    “而且,”他第一次将目光移向了我,和我对视,说道,“也没有人允许我。”

    “你需要被允许吗?”不知为何我回避了他的目光,假装在看骆驼前进的方向。

    他又思考了一阵,却说了句其他人在听到我的话后瞬间就可以说出来的一句话:“为什么不呢?”

    我无法回答他的问题,有些事只能他自己解决,而我并不能帮忙。

    晚上在背对沙丘的地方支起了帐篷,等到挺晚了鸦还没有回来,出去找他,看到他坐在不远处沙丘的石头上,黑色的紧身衣加上后面的圆月,可以绘制成刺客联盟对外宣传的海报了。

    他从黑暗而来,隐藏在满月的最后一个影子下。他一手握着玫瑰一手握着匕首,二者对他同等重要。敏锐狠毒是他的信条,玫瑰是他迷人的伪装,匕首是他的痴恋的情人。他是刺客,黑暗和阴影的子民,利益和冷酷的信徒。

    分卷阅读38

    分卷阅读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