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幻]堕落女巫

分卷阅读39

    [西幻]堕落女巫 作者:情诗与海

    分卷阅读39

    [西幻]堕落女巫 作者:情诗与海

    分卷阅读39

    我抬头看着他,鸦也微微垂下头看着我,我们对视了很久。一阵夜风吹过,月光被吹散了不少,沙子让我眯起了眼,等我睁开眼后刺客已不在了那里。他冰凉的呼吸正吐在我的脖子上,我不禁轻轻地颤抖了一下。

    刺客一族,果然可怕。

    “鸦……?”我轻轻地叫他,但他并没有回应我,而是用手我的眼睛蒙住。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鸦依旧没说话,然后我就感受到了他同样凉的唇。亲吻,摩擦。

    他一直没有放下他掩盖我的眼睛的手,透过他的指缝我能看到沙漠上有些清冷的月光。

    我也始终没有闭眼。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是在帐篷里的,鸦在外面喂着骆驼,见我钻出帐篷后他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说道,“先吃点东西,然后继续上路吧,今天下午可以走出沙漠的。”

    “嗯。”我点了点头。

    之前就打算,和他一起去找灰的。

    第三十二章 暴风雨中

    我在晚上梦到了天使,梦中的天使并非伊祖尔那样冷酷而美丽,而是透露出一种脆弱的神圣来。黑色的锁链浮在空中隐隐限制了它的活动范围,她伏在一片明净的湖面上,白色的翅羽也垂在水面上,支离破碎。我走过去,她缓缓抬起头,我看到她的胸膛上插着一把剑,那是路德维希的长剑。

    然后她的脸,和我一模一样。

    “απ'αutν,απ'αutν!Αλλiθασuνανtσetektixeiptepoαπtoθναto……”

    她曼妙的声音回荡在空气里,湖水开始颤动,她的血滴在湖面上,溅起一圈圈的涟漪。湖面上的涟漪越来越大,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湖里钻出来了……

    巨大的水声后,路德维希湿淋淋地出现在湖面,他的表情是一种我难以形容的诡秘。然后他的身体仿佛从内部裂开似的,有什么东西从他身体内部破壳而出。那是一只黑色的巨大蜘蛛,上面的人脸熟悉而可怕。

    我猛然从梦中惊醒,外面的雨声很大,空气很湿润,这让我一时间有些茫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地。

    我坐在床上抱紧自己,慢慢回忆着可怕的梦境,然后心里涌上一股说不出的感觉。房间里似乎只有我一个人,我并不能看到鸦的存在,但我知道他就在这里,如果到城镇住旅店的话我们向来只开一间房的。

    “鸦?”屋外喧嚣的雨声反而让我这声呼唤变得更大了,我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然后面前又瞬间出现一个黑影。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被鸦这样的登场方式惊了一下。

    鸦很平静地看着我,没有问我发生了什么。他还是和平日里一样的装束和平日里一样的表情,并不像圣骑士那样圣洁伟大,也不像死灵法师那样神秘阴鹜,更不是德鲁伊那样充满着鲜活的野性,他看起来平凡而简单,总是一个人安静地干自己的事,有些木讷,但并非迟钝,一切对于他都恰到好处。

    “我有不祥的预感。”我直截了当地对他说道。

    鸦没有回答,但我知道他在认真听着。

    “我……”我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不知道对谁说比较好。”

    寂静的夜晚总是给人深邃的遐想,但今晚不是,雨声让我有些心烦意乱,我不由得直起身体然后拉住了鸦的衣服,轻轻地叫了一声,“鸦。”

    他依旧低头看着我,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我不明白。”

    “德鲁伊拒绝见我,路德维希给我的感觉……很不正常。还有乔伊斯……”我将他的衣服握得更紧,然后一点一点说出了我的担忧;“我和伊祖尔、就是那个堕落天使杀了第一代死灵法师,因为伊祖尔说那个死灵法师很适合当魔神降临时的容器。我不知道那容器的好坏是怎样鉴定的,但是既然有第一个肯定也会有第二个……而且对于魔神,我们一无所知。其实不管是魔神,我们对魔王也所知甚少。你不觉得我们打败魔王太顺利了么……不,我不是说顺利,就是……虽然准备了很久,但直接就这样将他杀死还是有些虚幻吧……而且……”

    我一口气说了一连串儿,身上突然感觉很冷,我缩了缩身体,但又舍不得松开手,而鸦是肯定不会给我披件衣服的。所以我轻轻吸了口气,继续说道,“而且复活的事……魔王难道真的不知道我们的打算吗?唯一好像知道些什么的里希尔已经……已经死了,而里希尔以前对乔伊斯的态度也很暧昧,即便乔伊斯很强大但也不至于把里希尔吓成那样吧……反正无论是乔伊斯还是路德维希,都有很多事情在瞒着我们。”

    说到这里我突然不知说什么了,肚子里还有一堆话没说,但我嘴上却卡住了。

    鸦在认真听着,然后提出了一个问题:“他们隐瞒是为我们好么?”

    “……我不知道。”我摇了摇头。太多事无法确定了,很多一团糟的东西都被掩藏在粉饰太平的表面。

    “那他们达成了一致吗?”鸦问了第二个问题。

    这次我沉默了一会儿,轻轻说道:“恐怕没有。他们并没有达成一致的必要……尽管同样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鸦表示了不赞同,“我是只负责杀戮,而你不是。”

    我一时有些哑然。

    “大概因为,”鸦的表情似乎也有了些变化,他第一次在我的注视下用手触碰了我,即使只是用指尖轻轻描过我的脸颊,“有些事我不需要知道,而你不可以知道。”

    我读懂了他话里的含义,一时间感到非常的怅然。

    “我可以相信他们吗?……我可以,相信你吗?”我的声音有些虚弱,我第一次开始正视自己的存在,然后才发现这百年来我自己的处境居然是如此的……

    鸦没有回答,他好像在侧耳倾听窗外的雨声。然后过了一会儿,他说,“一起出去走走吧。”

    我有些惊讶于他的话,但还是点头应下。鸦是个从不会做无用举动的人。

    随着鸦推开门出去,我站在屋檐下,有些迟疑……

    外面的雨很大,就仿佛是直接倾泻下来的一般。苍穹几乎是一种令人窒息的暗黑色的,黑得可怕,看了就让我心中发寒。雷声仿佛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穿过了天空的轨道,发出了撕裂身体般的怪叫。我看着磅礴的大雨,浓雾一般封锁着视线,这让我对黑夜和暴雨产生了一种恐惧。

    身后的鸦轻轻推了我一下,说,“走吧。”

    积水已经过了脚踝,豆大的雨点将积水溅起,打在我的腿上,和着泥浆黏糊糊的一片。密密麻麻的雨点几乎要将我击打得弯下腰去,鸦倒是显得气定神闲,他直接将上衣脱掉,赤着上身接受着风雨的冲刷。雪白的闪电映衬下我可以看到他上身纵横

    分卷阅读39

    分卷阅读39